飒子

【叶修中心】一个菜鸟的自叙

叶修生日快乐!!!迟到的生贺QWQ

第一视角的人物设定很神奇,请不要深究【跪下】

里面除了荣耀以外的游戏全是我编的,部分有借鉴原著番外《巅峰荣耀》。




最近看到微博上为叶修庆生的活动是让粉丝投稿表白叶修和讲述和叶修的故事,有很多叶神的小迷妹小迷弟来投稿。之前看过几篇后,我也心痒痒的。今天公司正好休假,我就窝在家里写下了这篇稿子。

本人是个大老爷们,年纪比叶神要大那么两三岁,大抵是魏琛那一辈的。我跟叶神认识起码有十三年了。

呃,不要误会,叶神只认识我的游戏名而已。

有人可能会有疑问,荣耀才出了十二年,你怎么可能在荣耀上认识叶修十三年呢?

其实是这样的,也不知道算是狗屎运还是什么,从我接触的第一个游戏开始,我就碰到过叶修。那个时候打的第一个游戏是kkk,叶修的游戏名是xjdrj。

没错,你们没有看错,不同于后期取名的文艺画风,一开始叶修的名字取得十分之随意。就是乱敲键盘敲出来的。

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菜鸟啊!技术差的一塌糊涂,队友都对我颇有微词。我很沮丧,于是我下定决心,要努力练习,多看攻略,争取下一次能有所进步,不拖队友后腿。

而这时,叶神出现了。的确是宛如神降临在凡间。但这个神并不关心人间疾苦,也没有按套路中来安慰我拯救我,而是给我补了一刀。

我的队遇上了叶神的队,翻车翻得极其惨烈。我的队友们不愿意相信这个游戏中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因为他们一向骄傲,总认为以自己的水平,就算赢不了高手也可以过上两招,怎么可能躺输啊?

他们一致认为是我拖累了他们,积累已久的不满一朝爆发,我被他们踢出了队伍。

那之后,我再没见过这群人。

那时我也才十七八岁吧,又被人打败了又被踢出队伍了怨气当然没处撒啊,于是我想到要打败叶神出一口恶气。当时天真的我以为叶修是有神队友才能让我们躺输的,毕竟在那局里叶修是个治疗,治疗都是很好欺负的。

于是我发了一个好友申请,等了半天没有回应。心急的我干脆又大爆手速发了几十个。终于,他可能是被我缠得没办法,选择了把我加为好友。

我马上在聊天框里向他邀战,他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我的噩梦开始了。

在竞技场上,我的胜率并不高,但的确不曾出现被治疗爆打至死的惨状。于是叶神来了,告诉无知的我怎么在跟治疗打架的时候找个好看的姿势躺输。

对,我被一个治疗给弄死了,模样极其难看,不服输的我气到劲头上,又连邀两局。三局打完,我再次向他发出了邀战,被拒绝了。

我紧紧捏着鼠标,几乎气到说不出话。那时候也是年轻,把什么都看得太认真。打开聊天框后,我用颤抖的手指打字,想要质问他。

其实我也知道这个治疗不简单,在三战过程中,他的技能分配流畅到令人咂舌。虽然说打我一个菜鸟不需要什么力气吧,但优秀是一种习惯。如果一个人时时刻刻,每一场pk都在思考战术,技能搭配和冷却分配的话,他技术的精湛便会在一点一滴间体现出来。

哪怕对面站着个菜鸟。

那个时候我也是被打到失去理智,打下那一行字的时候甚至想说,你就不能放个水让我赢一次吗?你都赢了那么多次了!

哈哈,我当时是个输出啊,像个小孩般哭着喊着求治疗放水不真是太搞笑了吗?

正当我打完最后一个字,他的消息就先跃上了我的屏幕。

他说:这样不好吧。反正再打下去你也打不赢我。

这个语气啊!气的我手抖秒删了所有的字,思考很久才打过去一个淡淡的‘为什么’。

他也淡淡地回答:你自己知道的。

屏幕瞬间沉默,我的双手僵硬在键盘上,盯着聊天框的空白处。被戳穿了心事的我自尊受挫,尽管知道无人在意,我还是尴尬到无法动弹。

过了约有半分钟吧,他又发来好像是安慰我的消息。

xjdrj:而且你知道,我选的职业并不是纯治疗,要打也是可以的,只是输出不高而已。

他在给我解围。于是我盯着屏幕,等待着他的下文。

xjdrj:而且我技术这么好,把治疗玩的比你输出还厉害也是很正常的。

xjdrj:你打pvp从来不分配技能冷却吗?技能都连不上当然会被我找到空子。

xjdrj:而且,你的技术,实在是需要多练练。

我差点……掀桌而起。天哪!我觉得被嘲这件事真是只有荣耀大神们能理解我了!我也很理解他们比赛时被叶修嘲是什么心情!

虽然知道他只是太过耿直,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无意嘲讽,最为致命。

那天我删除了我的新好友,没有看论坛上新鲜出炉的“某输出单挑治疗三战三败”的八卦视频,而是心中默念着“有缘江湖再也不见”退了游戏,换了另一个大型网游。

哦,这个网游也是很惨的。我记得它也曾风风火火过一段时间,却被荣耀打断了势头。

咳,言归正传。我刚转了新游戏后,吸取上一个游戏的教训,确确实实地认真学习过操作,除了练级以外,平常也会刻意练习些什么爬上爬下爬左爬右的动作,总算成为了我们那个等级阶段小有名气的高手。

正当我志得意满之时,你知道的,非常老套的情节出现了。

我遇到了一个高手,在竞技场被随机分配的。他脑袋上那串xjdrj熟悉得晃眼,晃过我的屏幕。我的手像是被钉子定在了键盘上,无法动弹。我一个小有名气的玩家啊,几乎是毫无反击之力的被击杀了。

那是我第一次模模糊糊地意识到,玩游戏这东西,也是有天赋可言的。

不过这次没有上次那么惨,打个架还能出名了。他还是给我留了点面子的,玩的好歹是个输出,一个血厚防高的骑士,通称MT。

是的,这个人,仍然是叶神。

很快,他便认出了懒得改ID的我。哦,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当然是因为我一出竞技场就收到了他的私聊啊!

他在私聊里说:小同志,有进步啊,继续加油。

我知道,他可能是愧疚于把我打到退游吧。不过那时候我对他气的不轻,说得上是讨厌这个人。虽然说这种讨厌完全是迁怒性质的,但分量却是实实在在沉甸甸的。于是我关掉了私聊窗,把他拉黑了。

那时我眼睛一眨不眨,在系统跳出的“您确定要与 xjdrj 老死不相往来吗?”下面狠狠地按了确定。那一瞬间,就好像所有屈辱的过往都不存在一样,全部被我几个深呼吸吐出了体外。我感到一种复仇般的快感,和一丝丝的歉疚。

不过,这点破事很快被我忘在了脑后。因为临近高考,我被我妈禁网了。每天沉迷学习的我,如愿上了所不错的本一。迎来新生活后,我重新摸回了游戏。也正是在我大一的冬天,荣耀,上线了。

那简直是一个新的转折点。

我买了一个读卡器和一张账号卡,在12月3日的夜晚守到零点,插卡进入游戏。我在新手村门口被挤成肉饼,荣耀的第一视角让我无暇关注周围的人。而且由于抽到的角色身高太矮,所以我看到的都是一群壮汉子的胸肌,一群妹子的胸,和一群小白脸包的严严实实的小身板。

不过,这一点小小的挫折,是不可能阻挡一个对荣耀有好奇又有热情的玩家的。

我坚持了两个小时,领到了任务,头也不回去跑NPC了,徒留一片片还在头贴头脸贴脸的倒霉蛋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荣耀给我的体验首先是是难。这不是普通的难,是与之前游戏都不一样的难,这是一个真正技术流的游戏。于是我在转职时选择了操作较为单一的牧师。

与高中时代相比更加空闲的我,在荣耀上花了相当多的时间,而这导致了我第一学期的期末成绩不过堪堪飞过及格线。

不过,我不在意。我已经疯狂地迷上了这个游戏,也崇拜上了游戏中那个大名鼎鼎的一叶之秋。

为什么我不喜欢大漠孤烟,偏偏喜欢一叶之秋呢?那当然是因为我围观了那场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的战斗。那是没有竞技场保护的战斗,相当于把自己的装备放在地上打架,而他们像是小说中的江湖侠士,碰面后相视一笑。

“嘿,我早就想和你打了。”

“我也是。”

于是一人解了矛,一人卸了盾,在春风十里的江南柳荫下,他们赤手空拳,打的难舍难分。小酒馆是他们的偷袭地点,大爷手中的扇子可以被不知不觉的拿来做锐利的飞镖。一阵狠风划过,对手旗鼓相当,将头一偏,堪堪折下两抹碎发。

我一边脑补着小说里的帅气场景,一边看现实中的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同样打的难舍难分畅快淋漓,也同样有着叫人敬佩的侠士气概。

“拳套要不?”

“不要了。”

多潇洒!多帅气!特别是大漠孤烟,那副土豪气质,岂不正得我意?

但是我选择一叶之秋。

哈哈,霸图的兄弟们别误会啊,不是说大漠孤烟不好,而是我对于赢家总有些特殊的执念。可能是觉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吧,就觉得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后一叶之秋手中的战矛都帅了三分,所以秒粉了一叶之秋。

虽然说一开始我粉叶秋的理由草率到搞笑,但是再后来,当我与他越来越亲近后,我又无数次地证明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是一个值得拥有成千上万的粉丝为他加油呐喊的人。

我为了接近一叶之秋开始提升自己的技术。在一番苦练后,我终于成功混入了嘉王朝——一叶之秋所属的公会。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牧师可是稀有品!因为荣耀刚刚上线,大家拼着以前的游戏经验,没人愿意玩牧师,都想玩个输出爽一爽。于是我一个技术过得去的牧师变得很抢手,甚至得到了和一叶之秋组队的机会。

那次副本我表现的异常兴奋。

指挥,指挥是一叶之秋啊!一叶之秋!那可是我崇拜的大高手!

一片兴奋中,我听到一叶之秋叫了我的ID。其实我的ID是很难念很杀马特的,但是一叶之秋很顺利地念出来了。当时我兴奋得都忘记这茬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趟副本过后,我不再仅仅折服于一叶之秋精湛的游戏技术,也惊讶于他出众的战术头脑。我可以毫不夹带私心地说,他的战术头脑,是当时的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从来没有人可以在把各个职业的分工分得如此透彻后,再毫无缝隙地一一衔接。这不但是他的资质,更是他的认真,他对荣耀的深刻理解。他是把荣耀当做一门学问在钻研,而他的这份认真,在未来的十年里将他数次扶上他应得的王座。

之后我有幸得到了大神的一些指导,技术大有提升,成功混入了嘉王朝管理层。哈哈,你知道嘉王朝的管理层有多光鲜吗?不过七八人而已。但是后来除了我和另外一个人,全部成为了嘉世战队最初的队员!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可惜我技不如人,不然或许也可以随大神征战荣耀了。

我记得当初是有个嘉王朝高管聚会的,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出席了。非常遗憾,我那天发烧了,不然我也是能提前十年一睹大神真容的!要知道这见面得拖上十年的话,当初我就算烧到50℃也得去露个面啊!

扯远了。

后来,他以叶秋之名操纵着一叶之秋驾入了荣耀联盟。第一赛季,嘉世几乎所向披靡。说来你可能不信,在那个年代,除了大漠孤烟能给他带来些许麻烦,联盟里几乎没有他的对手。那是斗神最光彩的年代,几乎所有的荣耀粉都一边倒地喜爱叶秋,包括霸图粉。

对,你没听错,包括霸图粉。

因为第一赛季嘉世与霸图还没结仇,于是霸图粉也是很能欣赏叶神的操作的。并不像现在这样,见到叶修不怼都愧为霸图粉。

不过叶秋所带领的嘉世阻拦了霸图的季后赛后这些欣赏就不复存在了,哈哈,有些霸图粉脾气暴嘛,上游戏找叶修单挑,叶修也一一应战。他是真的应战了啊!那次真的是,打了整整三天,打服了一些人,也把一些人打的更讨厌叶修,觉得他一个大神和玩家过不去简直特掉价。

叶神真是无辜啊,他只是舍命陪君子,反而还得被喷。

后来的第二赛季和第三赛季,大家都知道,嘉世和霸图正式结了世仇了,而嘉世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王朝。

那是叶修亲手缔造的冠军王朝。嘉世三连冠的伟绩,联盟至今无人超越。

我在嘉世成立的前三年是粉得最厉害的,因为场上的队员我都认识,都是网游里一起打过本的。虽然站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他们偶尔也会觉得落寞,但更多的是骄傲和自豪啊!!我竟然跟这么厉害的人一起打过本喷过垃圾话,简直可以吹一辈子。

我至今记得,第三年嘉世夺冠的时候,我工作不顺。那时我坐在很远很远的观众席上,看到一叶之秋的最后一击——数十秒之内,场上最后两人倒下的那一刻,我忘记了现实的坎坷,大声欢呼。我冲下去,就像所有的嘉世粉一样,冲到台上,拥抱选手。我看见我的老朋友们对着我笑,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

你看,冠军奖牌!包括队长的份,全部都在这里!

那一刻,我觉得嘉世是世界上最棒的队伍。

于是我重新鼓舞重新振作。他们在他们的领域披荆斩棘,我也不能输啊!如果这点程度就放弃,才是愧为叶粉!

之前就看到很多投稿都说是叶修的比赛推了他们一把,让他们鼓起勇气接受现实的挑战。评论中也有许多别家粉不信,说叶粉就是为了叶修什么都能吹的出来,夸张的不得了。

其实要我说,若我不是叶粉,我也会觉得这群叶粉都是脑残叶吹,什么牛皮都吹的又大又响。但是没办法,这就是我的亲身经历,不信也得信。我就是被他,被他们深深鼓舞了,而走出生活的困境的。

虽说叶修最光辉的是荣耀前三年,但事实上,他的状态在第四赛季才达到了巅峰。只是可惜吴雪峰退役了,而韩文清又多了一个得力助手张新杰,叶修才被同样处于巅峰状态的韩文清打败了。

说不心痛是假的,那时候的嘉世粉,都是把冠军看做囊中物的。囊中物被别人取走了,那情绪自然会变本加厉地爆发。

霸图和嘉世的关系,终于从“单方面挑衅”升级为了“双方互嘲”。网游里每天都在打架。而且由于粉丝们的激烈战况,职业选手也只好把角色装备扒了跑网游里野战,给粉丝消消气。

那个时候的夏休期都是这样闹哄哄的,决赛的两个队伍要在网游里里打上好几次,其他战队也高兴来凑热闹,每天都是一片鸡飞狗跳。但是这样的气氛真的很好,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活动,留下了不少本打算退坑的荣耀粉。

第五赛季的时候,由于第四赛季黄金一代的迅速成长,叶修变得不那么有名气了。但这只是相对的,因为在叶修退役之前,他从来没掉下过全明星投票第一名。只是比起那个斗神即是最强的年代来看,全明星的时代正式到来了,荣耀的最强大神多出了很多个,蓝雨等强队早已初现雏形,前期所向披靡的嘉世到了瓶颈期。

叶修不是无敌的了。

这对于很多叶粉来说是个打击,但对于叶修来说,或许他是很开心的。因为对手越强越多,打起荣耀不就更开心吗?

不过对我来说,第五赛季最深刻的印象还是电竞之家拿到了叶修的独家专访,那里面有一个问题提到大神从前玩过的游戏。

我记得那个问题是先问叶修他除了荣耀还玩过什么游戏,然后问了他游戏的ID……哦,我这边好像有保存当时的报道,我放出来给你们看一下。

Q:请问叶秋大神,除了荣耀还玩过别的什么游戏吗?

A:消消乐啊俄罗斯方块啊推箱子啊,你们玩过的我都玩过。

Q:大神……咱能认真点不。

A:好吧,其实我玩荣耀之前也玩过不少大型网游的,比如lol啊kkk啊幻岛啊……有没有名气的都多少有接触过。

Q:哦哦哦!其实我也有玩kkk诶!大神你id是什么?或许我们还见过呢。

A:xjdrj

大致就是这样的采访,所以你该知道,当我知道叶神就是那个吊打了我的治疗后,我的内心有多么震惊,满脑子都是我被偶像吊打过我居然被偶像吊打过我竟然还讨厌过我偶像的昏厥感。觉得自己真是太能了,太牛逼了,以及这事儿死也不能让叶修知道……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如果叶神能看到的话,还容许我给你道个歉吧,当时太龙傲天了……

其实如果不是这次报道,这被吊打的往事怕是得被我给扔在黑历史堆里拿来冲马桶忘得干干净净的,当时那种隐隐约约的厌恶感早就消失不见,心里的疙瘩也被我泡水喝了。

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早在我赌气把叶修的号拉黑名单的那天晚上,我就像完成了一个仪式一般,结束了我的幼稚迁怒。

第五赛季后,嘉世一日一日地走着下坡路。而我那时候早就退出嘉王朝公会了,只知道新来的会长叫陈夜辉。之后我连荣耀都上的少了,现实里工作刚刚稳定,向谈了三四年的女朋友求了婚。女朋友也懂一些荣耀,看我整天叶秋叶秋的,居然吃起了叶秋的醋,转而粉了周泽楷来气我。每当我说叶秋多牛逼的时候,她就说周泽楷多帅,把我搞到没脾气了。

后来的三年里,我成为了一个孩子的父亲。在孩子两岁生日过后的两天,我看到了叶神退役的新闻。

那天我的儿子疑惑地问我,爸爸,你怎么掉金豆豆了,男孩子是不可以掉金豆豆的呀。

你想,我那时候也快三十了吧,荣耀也只关注点新闻。虽然还会收集叶神的消息,但终归是不像以往那样狂热了。

可是当我看到叶修退役的消息时,我还是掉眼泪了,仿佛时光倒流回转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大学生,大晚上的从舍管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一行人去小餐馆吃宵夜。吃到兴起是看到餐馆里的旧电视播放着一叶之秋打斗集锦,于是我们忘我地欢呼起来……是呀,在我们眼里,叶秋哪里只是叶秋?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绑定了无数人或哭或笑的青春。那些年燥热的压抑的赛场上肆无忌惮的叫喊声,那些联盟平民化的时代,卷着我们的回忆,随着叶修的消失一起被带走了。

我哀叹着,为那些留存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光,也为那个潇洒来去的斗神。

叶修退役后,网络上除了惋惜之辞,也渐渐冒出了不一样的声音。不,其实这也不是现在才有的,不如说是早在叶修退役之前,在第七赛季末的时候,就已经渐渐有了一些流言。

——关于,叶修与嘉世不和。

在叶修退役的档口,这些零零散散的流言都被挖了出来,论坛上堆满了标题为“理智分析,斗神叶秋退役真正原因”的贴子,贴子里逻辑清晰地一一列举了叶修与嘉世不和的事例。

像这种东西是很好列举的,因为一个俱乐部与选手不和,往往会在比赛中被放大体现出来。

我也认真去看了,说真的,我完全无法否认叶修被嘉世边缘化了。临近叶修退役的时间点里更是做的越来越明显,叶修退役以后,在嘉世的记者发布会上,苏沐橙更是实力诠释什么叫做对队友不理不睬,情绪外露非常严重。

我再也无法否认叶修的退役是联盟利益化的结果,叶修则是这一现象的牺牲品。这让我感到难过。他可是斗神啊,斗神成为了牺牲品,不是搞笑透了吗?

再三犹豫之后,我敲开了qq列表里被单独分组偶像的那一栏中一片叶子,我问他,嘉世会好吗?

嘉世会好吗?没有你的嘉世还会好吗?还能重回三连冠的辉煌吗?而你呢?你退役以后,该怎么办呢?

我的消息渐渐沉沦,直到一个多月之后,我才收到了他的消息。

他说,希望。

我盯着电脑屏幕很久很久,眼眶泛酸。我知道他并不是已经不再关心嘉世了,所以疏于回复我。而是他关心,他担心,他像无数嘉世粉一样,希望嘉世变得更好,希望嘉世重回巅峰。

所以他回复我,希望。

你看,联盟如今纸醉金迷,可是它最初的斗神仍然初心不改,时间没有在他的灵魂上刻下现实的印记,仍是十多岁时那个追梦的少年。

我放弃了对嘉世口诛笔伐。或者说,我也不想这么做。在我心中的嘉世一直是三连冠时,那个团结又充满活力的嘉世。虽然对现在的嘉世感情淡薄,但是嘉世这两个字与我而言,本身就意义非凡。

我与叶修抱有同样的期望,望嘉世振作,但嘉世毫不留情地打了我们的脸。

而让我同样难受的是,叶修有了一个新的战队。那个战队的名字很土,取的就是个小网吧的名字,和最初的嘉世一样随意。

叶修披上了君莫笑的马甲,从网游中亲自挑选人才,拉起了一只网吧队,放话挑战嘉世。我身边很多嘉世粉都疯了,甚至有一个多年的朋友在晚上跟我大排档时耍着酒疯大哭一气,最后淌着鼻涕对我说,明天,明天就脱粉叶秋,再让我粉他最后一个晚上。

他对天大吼叶秋你真帅,安静了一会又凄凄惨惨地呢喃叶修你为什么要退役,你为什么抛弃了嘉世。

我递给他一张纸,努力忍住了眼泪。

叶粉们走的走留的留,还有一些茫然不决犹豫不定,嘉世公关宣称是叶秋脱离了嘉世搞了个网吧队来叫板,叶秋方则什么也没说,只是贴了个“欢迎挑战”的公示出来。

这在嘉世粉眼里定然是公然挑衅了。于是那些曾经抱着叶修的战斗视频四处安利的人朝兴欣网吧的门口扔起了臭鸡蛋,混在人群中的我保持着沉默,又困惑又悲哀。

我不信叶修人品低劣,也不愿叶修与嘉世成为对立。

坚持着沉默可贵的我,在兴欣与嘉世遭遇的那一年挑战赛感到十分难受。我心里甚至是不解的,叶修明明希望嘉世变好,又为什么要组个战队与嘉世作对?

请不要笑我,也不要开除我的粉籍。我不过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我相信叶修有他的原因,但是作为一个远古叶粉和一个嘉世粉,我要怎么去适应一个兴欣叶修?

我不过是将自己对荣耀的爱掰成了两半,一半给了嘉世,一半寄托于叶修。当一半要去打碎另一半时,我难受得要命。

最后这场比赛,你们都知道,是兴欣赢了。兴欣赢了后,曝光了嘉世对他的大功臣的苛刻待遇。愤怒一朝爆发,几乎所有荣耀粉都奋力谴责嘉世,甚至各位职业大神也表达了不满,不满嘉世如此对待他们尊敬的朋友和对手。

说说我吧。曝光的新闻出来的时候,我除了对嘉世心灰意冷以外,还有一丝解放的感觉。终于不用再左右为难了。而之前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在叶修的眼睛里找到了答案——他的眼里,无时无刻不写满对荣耀的热爱。那无关利益与冲突,他不属于嘉世了,于是他效力与另一个战队。但是他又曾经属于嘉世,于是他期待他一手发展起来的嘉世会变得更好。矛盾吗?并不啊!无论是哪个愿望,哪份责任,都是出自于同样的热爱。

说句实话,当我看见兴欣在领奖台上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曾经的嘉世——曾经那个团结的,不讲利益的,为爱凝聚的嘉世!而穿越时空后,这一场景神奇地映射在了兴欣身上。

为爱凝聚的兴欣!

它成了电竞之家的大标题,也成为了我粉上兴欣的理由。

后来我加了一个兴欣粉群,发现了不少以前在嘉世就认识的老朋友,甚至看到了嘉世前三赛季的队员。大家在群里互相寒暄,开心地互相交谈。谁谁谁的女朋友长得可好看啦,谁最近月收入上万啦,谁又倒了大霉啦等等。也正是因为兴欣粉多是嘉世老粉和十区粉,凝聚的也特别快,马上形成了各个市的应援团。

我荣幸成为了随队出征的一员,整整一年,从出局队到联盟冠军,个中辛酸,也只有他们懂得。到了最后的最后,我看着被兴欣队员们簇拥着举起奖杯的叶修,突然掉了眼泪。这本该在十年前完成的一幕,终于在现在完美实现了。我这个粉丝也已经没什么别的愿望了。

能粉上这么一个人,还有什么遗憾呢?

至今记得第十赛季时,一个嘉世老队员笑着和我说,终于看到他们的小队长身边,再次有了可以互相搀扶前进的队友了。

他由衷地,笑得很开心。

再后来就是世邀赛,据(黄少天频繁更新的微博)说,叶修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会议室的空气都凝滞了,他们终于想起了被叶修支配的恐惧。

然后喻文州转发配字,最强对手变身最强队友,难道不该甚是欣慰?

欣慰过后,中国队,冠军。

叶修终于在联盟留下了难以超越的神迹,一个王朝,五个冠军,四个最佳搭档称号,数不清的最有价值选手,单挑之王,荣耀史上最强BOSS。

粉上你,真是太令我骄傲。

愿岁月更迭,你初心不变。

—END—

这篇是一个嘉世粉,同时也是叶粉的视角来写,所以着重点在嘉世的重要时期以及嘉世与叶修的矛盾。其实这位粉心里很明白,就是感情上无法接受。我相信原著里这种粉也是很多的,我只是想挑了个代表来写。

呃写的……有点乱,下次争取写的更好…………

最后!!叶修!!生日快乐!!为你打call!!!

梗是和叶子聊天的时候突然想出来的嘿嘿

评论
热度(4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飒子 转载了此文字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