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叶母中心】叶修和叶秋


今天是母亲节,给我叶的麻麻表白~





她披上婚纱那年,只有二十六岁。她的丈夫是她的大学同学,在四年同窗后看对了眼,毕业后一稳定了工作便领了证。


婚后第二年,她有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那时她欣喜的为他们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叶修和叶秋脸蛋都是肉嘟嘟的,甜腻腻地挨在一起呼呼大睡。一模一样的婴儿连体服仿佛融为一体,她幸福地想着她的儿子们将会互相依靠着长大,感情会好的不得了,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她的生活因为这两个孩子的到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前下班后她会与同事们四处逛街或者散步,而现在,她下班后的时间变成了陪孩子们玩耍打闹,喂他们吃饭,给他们讲故事,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


而当他们对她笑的时候,她感觉世界都在融化。她开心地把两个宝贝揽进怀里,各亲一口,轻轻地说一句妈妈爱你们。


等到叶修和叶秋长到上小学的年龄后,她收到了她的第一份母亲节礼物。


她的大儿子叶修拉着弟弟叶秋排排站在她的面前,一个人亲了她的左脸,一个人亲了她的右脸。他们拿出了一张红色卡纸剪成的爱心型贺卡,封面是歪歪扭扭的贺词。


他们奶声奶气地对她说,妈妈,母亲节快乐!


她差点哭出声来。从小就十分感性的她及时忍住了自己的眼泪,笑着对两个孩子说,谢谢你们,妈妈很高兴。


晚上她依偎在丈夫怀里,跟丈夫说着两个小天使给她贺卡时害羞又期待的神情。她幸福地笑着,脸上湿漉漉的触感仿佛还在,孩子柔软的嘴唇擦过母亲的皮肤,那一刻她的心里划过一丝怜爱的悸动,那是属于母亲对孩子的无限爱意。


她的丈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于是她的脸上堆满了吻,她的丈夫和孩子,她的家,他们对她的爱。


她床头的贺卡上用发亮的晶晶笔画了四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一家四口站在太阳公公的阳光下,显得那么幸福。


后来的每一个母亲节,叶修和叶秋从不忘记,她总能从家里的某处翻出他们藏起来的惊喜。尽管有的时候他们会惹得她生气,难过,但是更让她无可奈何的是,他们为她带来的快乐和骄傲比难过伤心多得多,倒使她越来越离不开他们了。


她的儿子们十五岁时,大儿子叶修逃家了。那个晚上,她好着急,急到都忘记流眼泪了。她打电话给大儿子的每一个朋友,每一个老师。那是凌晨四点钟啊,一向礼貌而有教养的她扰了无数人的清梦,又披散着头发大街小巷地找,喊着孩子的名字。不知不觉中,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在街道中央大哭出声,引来早起买菜的人们异样的目光。


她的丈夫很生气,报了警地去找人。可是她的儿子躲得太深了,竟然连警察也没找到。她一边担心一边后悔,是不是她平常逼他太紧了呢?她怎么没发现儿子的异样呢?她又一边生气,怨儿子怎么这样不在乎她,也不在乎他父亲,竟然这样的不懂事。


她的儿子逃家一个月后,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她接的。她接起电话先是大哭,大哭后又开始大骂,训斥儿子的不省心。骂完后她又不停地问,有好好吃饭吗?这一个月在哪里睡觉呢?人现在在哪儿呢?妈妈现在去接你吧,你回来吧,我们快担心死了。


叶修几乎插不上话,他沉默地听完了母亲的关心,才开口对她说:“妈,我不念了,我找了个地方打工,我想打游戏。”


“现在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家伙愿意和我合租,他还有个妹妹。你放心吧,他是个好人的。”


“我先不回家了,之后还会再打电话回来的。”


之后不等她反驳,他便挂掉了电话。之后她和丈夫再打回去,却是个陌生人,声称不认识叶修。倒是那天有个少年借了他的电话打了二十分钟,还给了他一块钱电话费。


她知道叶修现在至少没有温饱问题,或许他的确找了份活吧。但她还是担心,她的丈夫也还是生气,听闻儿子平安后,干脆倔强地跟她说,让这臭小子出去闯闯,混不下去了自然就回来了。


她无可奈何,只是把叶秋看得更紧。半夜惊醒的时候,总是要跑到儿子房门边看一看。直到看到叶秋安睡的样子,她才稍稍放心。


不曾想,叶修这闯一闯,一闯便是十多年。


期间他回来拿过一次身份证,还是跟叶秋串通好的,趁她和丈夫出去散步的时候回来的。谁想她竟比平常提前了十分钟到家,慌乱之下叶秋只好把自己的身份证塞给了哥哥。而她推开房门时,只看到高三的叶秋在认真学习了。


她只好装作没看到巷口一闪而过的鬼祟身影。


后来她在电视上看到荣耀,不过是一个巧合。那天丈夫出差,上大一的儿子叶秋偶然返家。她切了水果送进孩子的房间,却在门边偶然听到了电视的声音。


“……斗神一叶之秋势不可挡,在击杀了霸图的牧师后,马上与大漠孤烟对上。两个老对手在三个回合过后,终于由叶秋选手捕捉到了机会,使出了一个龙牙后连招天击,霸图遗憾结束了本赛季的征程。”


于是她情不自禁地推门进去,入眼便是一叶之秋帅气的最后一击。数码合成的角色手持长矛,踏破风尘而来,一闪而过仿佛是大儿子阔别多年的自信样子,没个正经却昂着脑袋,明亮着眼喊她妈妈。


叶秋抬头便是母亲通红的双眼。他连忙掐了电视,过去接过水果,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妈。


她问道:“这是你哥哥吗?”


叶秋说是。


于是她没说什么便出去了。之后的好几年,他经常看见他妈妈守在电视前面等着比赛开播,又等着赛后的记者会。可惜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出席记者会的都从吴雪峰换成了刘皓,叶修却也没有出现过。


虽然她没说,但叶秋知道,她每次看完都是既骄傲又失望的。骄傲于儿子的优秀,又在记者会中一次次失败于寻觅儿子的脸。


其实她不大懂荣耀,她只听得懂导播对她儿子的一片溢美之词,也听得懂后来的几年,这样的话语渐渐被替换成了“叶秋状态下滑”的暗示。她上网看了不少评论,总有人说叶修是老了打不动了,还死赖着不退役,拖嘉世下水。看完她总是很生气,又很心疼。她的儿子才二十三四哪,哪里老了?怎么会打不动了?说实话,她并不是一个嘴皮子厉害的女人,她也不懂荣耀,也不知道如何反驳。最终只能把那些支持叶修,为叶修说话的评论通通点了赞。


后来突然爆出了叶秋退役的消息,网络上全是哭声与惋惜。她也跟着难过,难过于她又再次失去了儿子的音讯。这几年来,叶修打给家里的陌生号码没一个是他自己的。除了在qq上会和叶秋联络以外,和家里几乎没有联络。她很想他,不是因为已经快十年没见到儿子了,而是因为想念已经密密麻麻地积累了十年之久,而她只能通过叶秋的变化来推敲叶修的长相。


叶秋晨起刮胡子的频率是三天一次,于是她推测懒惰的叶修一定是五天一次。一年中叶秋生病的次数很少,她担心不爱运动的叶修会不会生病,生了病又有没有人照顾。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交女朋友,不过她猜是没有的,因为叶秋总是说叶修整天就打游戏打游戏,现在不都说宅男不畅销么,可能没什么女孩子会喜欢她儿子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修一退役就往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但似乎并没有要回来的意思。


重要的是他一切都好。


又过了一年,叶修重返职业赛场,带着草根队闯进了季后赛。就连一向嘴硬的叶秋都在饭桌上夸漏嘴了,给老头子瞪了一眼。可是一转身,她就看到老头儿又偷偷摸摸地在屋里看大儿子的发布会了,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地斥责着。


她轻笑。她终于能通过电视看到儿子了。可是看到叶修有点黑眼圈,肤色苍白,脸蛋虚肿,她又要担心。好不容易盼到叶修打电话回来,就马上开始一阵唠叨说,别整天寄钱回来,我和你爸还差钱么,多给自己买点吃的,妈看你没个骨头的样子都要给气死了。


叶修就笑着回答好啊,转头却又不爱惜身体,次月再打电话,又是一阵唠叨。


她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晚上八点,兴欣季后赛战胜了蓝雨。叶秋经过这些年的熏陶俨然已是一个荣耀资深老粉了,坐在她旁边一边看比赛一边解说,末了还一阵欢呼,在背后把叶修夸了一阵。


她笑儿子是个小傲娇,明明在哥哥面前从来都不说一个好字的。


叶秋有些不好意思地撇了撇嘴,又问她:“妈,今晚哥要跟你视频。”


她愣住。


这两年叶修开始会跟家里视频,到也就是春节的时候报平安用的,怎么现在突然想起来要跟她视频了?


她看着叶秋蹦哒进房间,抱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向着那个歪歪扭扭写着“笑”字的头像发送了视频邀请。


十秒后,视频被接通。


映入她眼帘的首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摆了一溜都是电脑。操作电脑的那几个人她倒是认识。诺,那个怪机灵的孩子叫方锐,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是苏沐橙,也跟她视频过的。还有那个乖巧的男生,刚端着杯子走过去那个,叫乔一帆。叶修在电话里夸过他是个乖巧有礼貌的年轻人……


一阵嘈杂的电音过后,她的大儿子坐在了视频前,先是喂喂喂了几声,问她听得见吗?她说可以。于是叶修又问,妈,看得见吗?她又说可以。


看着儿子成熟的脸,她感到有些陌生。电视上的距离还是太远,一旦面对面地视频,她立刻就发现了,她的儿子的眼神不如以前清亮,笑容不如以前得意,声音也不如以前透彻,头发顶多只能用能看来形容。她又忍不住要开始说教,小儿子却插了一嘴。


“哥,开始啊!”


“嗯。”


她正疑惑他们要做什么,就听到两道相似的声线重合到一起。


“三,二,一——”


“妈,母亲节快乐!”


她久久愣住后,终于是,忍不住哭了。


忍了十二年的泪啊,终于滴落在她缝了花边的衣领上。


—END—


给叶妈妈,也给所有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很感谢叶妈妈生下了叶修,也感谢虫爹创造了叶修!


…………………诶等等,那我是不是要再写一个给虫爹的母亲节贺!!【你


评论(15)
热度(125)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