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方叶】笑

一点点黄叶,可以自由心证。完全是短打,复健文,已经失去剧情。





方锐穿开裆裤的时候,叶修已经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了。两人的年纪差了五岁,住的是同一条街差了五号。


方锐曾细细数过,从他家到叶修家隔着四家店,一间杂货铺,一间当铺,一间麻辣烫,和两间并一间的干洗店。四家店铺前栽了一排不知名的树,高大得很,夏天按时绿,秋天按时黄,一点意思也没。哪像叶修,怎么看都是有意思的。


这条胡桃街,在方锐心中是圣地,是世界上最美的盛景,也只是因为有叶修。


叶修生的清秀,明明是个北方人,却偏偏是江南小生的模样。让人想起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温柔体贴之类的形容词似乎毫无压力地就可以贴到叶修身上。


但温柔体贴不那么适合叶修,儿时的方锐崇拜地想,叶修就该是一方小霸王,踩着失败者的尸骸踏上人生巅峰,左拥右抱,还有美人喂水果的那种。


这时的方锐毫不掩饰自己对叶修的崇拜,就像长大后的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叶修的喜爱一样。叶修干过的祸事,方锐一定有份。叶修参加的游戏,方锐一定也在其列。叶修喜欢用的口头禅,方锐一定贡为名篇金句。


方锐这么崇拜叶修,叶修当然也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好玩的小跟班,也跟方锐比较亲近。两个人就这么玩到一起,玩了很多年,周围的季节变了又变,麻辣烫店都改卖水饺了,方锐去年的裤子又短了一大截了,戴在脖子上的红领巾也摘下了,他两还是玩的特别好。小时候是街头巷尾放鞭炮的关系,现在是叶修会拎着书包从高中部跑到初中部等方锐补完作业放学的关系。


叶修已经高二了,纵使他脑袋聪明,也压不过成山的作业。他的时间渐渐忙碌起来。方锐为了能和叶修一起回家,不被老师留堂,开始认真完成作业。每天下课方锐总是第一个冲出教室,有的时候有带伞忘记拿了也不回头,厚着脸皮要和叶修蹭一把伞回家,结果两个少年往往是肩膀全湿透了,还能笑嘻嘻地告别。


方锐怎么也想不透,叶修怎么就跑路了呢,在他离高考还有一年的时候,叶修丢下他尚在初中部的小跟班跑路了。叶修未曾给他留下只言片语,他看到叶秋慌乱的眼神,才渐渐感觉到真实。


如果心目中一直追随的神明大人,有一天突然消失了,那么为他提笔的小书童该怎么办?


方锐其实从未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感情是怎样的,他从未去追究。他只是下意识地想要跟着叶修走,仿若他是自己独属的神明。


但是这次,他没有这么做。他感到有一点别扭。叶修一个字也没跟他说,这次他也不想再跟在叶修后面了。


我要追到你的前面去。


书童成长为新的神明,以和他追随的人紧紧拥抱。


方锐读完了初中,没有去叶修所在的嘉世,而偏偏去了蓝雨。他在训练室的角落里操纵着气功师,电脑下开着命名为“一叶之秋”的文件夹。


那天叶修来了蓝雨,他看着叶修进了训练室,第一个冲上去的是黄少天,他叫嚷着要叶修跟他pk。可方锐却安静地坐在原位。他知道,叶修再走五步,他的视线就会碰到他的,他会惊讶,他会想问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也或许他会觉得,这是情理之中。


但是无论如何,方锐一定要告诉他。


在他进门这一刻,突然喷涌而来的异样。那些被主人选择性遗忘的春月情感,那些故去的记忆,那些未来的希翳,那些仅与叶修有关的欲望。


五步后,相望而笑。



评论
热度(44)
  1. 浮世倾安飒子 转载了此文字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