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黄叶】叶姜女哭长城

 @神经源√A  @残白一_这个世界还有爱和正义 

两位的点文,这两个人通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以后顺其自然地坑了我,两个的点文都是“黄叶虐文”,神经点的是“孟姜女哭长城”,白白点的是“自挂东南枝”

大写的哼。

说除夕发就除夕发说到做到!

除夕甜文看多了?来点虐的调剂一下吧!别看题目不造什么鬼,其实是很一本正经地在虐的!!

 

 


1

 
 

“喂——”

“喂——”

“我叫你你敢答应吗——”

“黄少天——”

 
 

2

 
 

哦,我忘了,你死了。

自然是没法答应了。

 
 

3

 
 

我忘记了,兵荒马乱之中,身上印着三个马蹄印子的我,听见过你的叫唤。那时我满眼只有猩红的血液,沾住了我的睫毛。我无力再转头,只是呆愣着看着即将落下的第四个马蹄印子。

然后陷入长久的黑暗。

梦里没有你,只有黑暗而已。

 
 

4

 
 

我想你应该会笑着嘲笑我,这么没用,去了一趟战场就再没回来了。好吧,那你就嘲笑我好了,你能不能不要哭?为什么我听见你在叫我的名字?

喂,叶修,我死之前你可没为我掉过眼泪,你怎么不一次冷情到底,索性不要为我难过?

 
 

5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正躺在蛮夷的床上。他不会忘记这个部族对他的国家做了怎样的事情,尽管他只是小小一介兵卒。

他挣扎着要坐起来,却发现手被拷住了,脚被绑在床上。唯一能动弹的就是嘴巴。他没有大声喊叫,而是冷静地思考起了逃脱的方法。

却几乎是无解。

重伤在身,内伤不论,外伤都已化脓,没有人给他清理过。他心里有些绝望,却也只能看着牢房里那一口小窗发愣。

 
 

6

 
 

“大王,他醒了。”

披着兽皮的首领眼也不抬:“既然是公主看上的人,就让她自己去审好了。”

 
 

7

 
 

年轻的蛮族公主昂着头,缓步入牢房,她细细看过男子的眉眼,笑道:“黄少天,你该服输了。就是叶修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黄少天少有的保持了沉默,手却捏成了拳。指甲紧紧嵌入肉里,划下细细的血来。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纤纤玉指抚上黄少天的脸,却被对方一个转头甩了开来。

“别碰我。”

公主敛眉低笑:“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知道你为什么没死吗?不是你命大,是我用药救了你。”

黄少天冷冷地看着他。

“请你不要再这样看我…不然我现在抓到叶修,可是相当的轻而易举呢……”

她满意地看到黄少天的眸子狠狠地颤动,转身走出牢房,却将步子放的相当慢。这丝毫不像一次审问的结束,而像是新的折磨的开始。

“…杀了我,放过叶修。”男人喑哑的嗓音在最后一刻传出,公主却没有停下脚步。

“…不必担心,根本不用我动手。”

 
 

8

 
 

毕竟所有人都以为,黄少天死了。

 
 

9

 
 

叶修也断断想不到,自己会有被逼入绝境的一天。

所有人都告诉他黄少天已死,他只是笑了笑:“别当我傻,没亲眼见到怎么能信呢?”

他一路跑到边界,与蛮夷的边界——是那万里长城。却也没有少受伤。可当他真的跑到了那片战场,却听见墙那边的蛮夷议论起来了。

“你可曾听说咱军营里有个战俘,姓黄的,刚给死掉了?”

“嘿!可不是!这就是他的尸体呢!”另一个拖着个大麻袋,脚还作模做样的踢了两下。

叶修心中一沉,顾不得自保就向那大麻袋飞奔过去,却被受了惊的蛮夷飞来一脚踢翻在地。叶修一个轱辘又爬了起来,狼狈得很,眼睛却盯着那只麻袋。

叮当。

麻袋里掉出个铃铛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滚到叶修面前。叶修颤着手拾起地上系了红绳的铃铛,又从怀里掏出了另一只。

眼泪终于滚落出来,斗神的骄傲和光环全部褪下,现在他也只是一个失去恋人而遭受打击的普通人罢了。

看着私闯的汉人愣在原地,两个蛮夷拖着尸体走远了,边走还边嘀咕着什么。

叶修起身拍了拍手,拖着伤腿爬上了长城。

 
 

10

 
 

“喂——”

“喂——”

“我叫你你敢答应吗——”

“黄少天——”

 
 

11

 
 

黄少天穿着干净的兽皮,拖着脚镣在房间里走动。他现在是被公主囚禁了,虽然有人替他医伤,但根本没有尽全力。医了大半个月,也只是使伤口看起来不那么狰狞而已。

不过是忌惮剑圣的能力罢了。

黄少天冷笑,一屁股坐在床上,有意无意地听外边的士兵讲话。

“最近边境死了个汉人。”

“怎么回事?”

“好像是看到我们拖着的尸体,看到了从里面掉出来的铃铛。然后被我们的追兵堵死退下了长城。”

“啊?这什么仇啊,还把人推下了长城。”

“好像是个断袖,那铃铛他自己也有一个,还是一对哩——”

黄少天脑袋一片空白,嘈杂的乱音几乎把他淹没。

——“哦对,两铃铛上还刻字呢。一个是黄少天,还有一个是叶修。”

 
 

12

 
 

“砰——”

听到屋内的动静,两个士兵立刻停止了八卦,飞奔进帐篷,却看见关押着的犯人失语地跌坐在地上。看到他们进来,又立起了眉。

“铃铛呢?铃铛呢?”

士兵很是厌恶地甩开他的手:“嘁,不过是被关押的犯人,哪有资格这么多要求。”

 
 

13

 
 

和黄少天一起关押的犯人是因为偷了蛮夷的宝物被发现,素来有偷盗的习惯。他在前两天死于非命,而死前一天晚上,偷走了黄少天的铃铛。

黄少天没有发现。

 
 

14

 
 

次日,黄少天自挂东南枝,猝。

 
 

15

 
 

“喂——”

“喂——”

“我叫你你敢答应吗——”

“黄少天——”

 
 

16

 
 

“叶修,我应了,你听到了吗?你以前老嫌我烦,现在我要继续去烦你了。”

“你稍微期待一下啊!”

 
 

-END-

 

 

 

最后神经你考虑一下我的点文好吗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评论(18)
热度(84)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