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歪果仁叶/王叶】记一次苦情的暗恋(叶神先天性转大预警)· 上

必读

 叶神先天性转

 有一点all叶,其实是想以暗恋叶女神的歪果仁视角让王叶秀恩爱【。

 所以是主王叶

--------------------------------

我叫Linnaston,是个foreigner。

嗯,用你们中国语讲,我是个歪果仁。

四年前,我来到中国著名高等学府,z大医学院学习中医,并痴迷于此。我真的很喜欢这门研究,我认为中医非常有趣,它用日常的草花,甚至是虫子,入药医人,这真的很奇妙。

接着,我在那里遇到了叶,并爱上了她。

她柔顺的长发,精致的东方人的眉眼,笑起来嘴角一股淡淡的自信,从骨子里带来的,骄傲。

她是一个难得的东方女子,她勤学,执着于她所认定的东西。她并不拘于男女,潇洒,不娇柔做作。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苏教授的草药园子。

苏教授人很好,总是和祥地笑着。他膝下有一双儿女,女儿苏沐橙非常漂亮,相对的,他的儿子苏沐秋也长的清秀帅气。

当时,她正蹲在一株跟狗尾巴草似的药草前,采集标本作报告。苏沐秋就蹲在她旁边,帮她整理。

我是来找苏教授的,而苏沐秋我是认识的。于是我很高兴地走过去。

“Hellow,su,where is Mr.su ?”

“Sorry,i don't know.”他抱歉地笑了笑,耸了耸肩。

我刚想对他说没关系,谢谢,就看见那位东方女子一直盯着我看,嘴角勾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顿时卡了壳,磕磕巴巴地用并不熟练地汉语对她说道:“你…好?”

她唇角一翘:“Hellow,if you want to find Mr.su,i think he is in the lab.”

流利的英文脱口而出,不比我所认识的苏沐秋说的差。我顿时对她多了几分钦佩。

“敢问小姐闺名?”

“叶修,林内斯顿先生。幸会。” 

从此我便算认识她了。后来我向苏沐秋询问过她的情况,苏沐秋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情愿地说了。

叶修是孤儿,唯一的亲人是双胞胎弟弟,名唤叶秋。他们十岁那年,弟弟被领养了,领养的人家不愿再要叶修,于是两人被分开了。

而叶修实际上五岁就认识苏教授一家子了,叶秋自然也是认识他们的。苏教授一家也没有能力再领养两个小孩,所以一直到姐弟两被迫分开,才领养了叶修。

基于姐弟二人感情已经很深了,尽管各自被领养,但两家人也经常来往。领养叶秋的人家姓王,膝下有个儿子叫做王杰希。

说到王杰希,苏沐秋撇了撇嘴,心下黯然:“他就是个小心脏。”

甫一出现,便抢了我自五岁起呵护的小妹妹。

我那时不知道王杰希是谁,也没多想苏沐秋何必多提这么一个名字。只是对叶修愈发有了好感。这个女孩子也很厉害,在中医方面异常有天赋,苏教授领养她后,她不仅是苏家的养女,也是苏教授的学生,大学时更是考来了这所著名学府。

我没问她怎会知道我的名字,于是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她或许是仰慕我的。这让我不禁有一点小自满。

再一次见到她,我便成了她的助手。她眯眼笑着,向我打招呼。

“又见面了,先生。您一定不介意我称呼您为林内。”

“当然,小姐。”我讷讷地道。

“叫我叶修就好,以后就是朋友了。”

说罢,她立刻又忙碌起来,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我产生一种她其实很懒得向我打招呼的错觉。

我其实挺不好意思再打扰她,但是又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要做什么?”

她翻出厚厚一捆资料:“帮我分类一下,顺便学习一些基本的搭配吧。”她垂着眼睛,“反正苏叔叔肯定不是单纯地给我配个助手。”

后来的半个月里,我一直担任她的助手。不过说是助手,其实我们更像是师生。不。或许就是师生才对。在她这里,我进步得很快。她给我整理的资料总是可以很一针见血地针对我的不足。

我们之间相处得也很愉快,她有点嘲讽,甚至我都经常被她气到,但她人也很好,玩笑也会把握个度,就算在气你,也不会让你真的生气。

就在这半个月里,我爱上了这个比我大了3岁的女子。 

我不会忘记那一天,太阳比任何一天都要猛烈。就像我的爱情也来的轰轰烈烈。非常炎热的天气,所有的人都缩在空调里不想出来,街上空无一人。
但她偏偏出来了。

有一种药草,不能受太阳直射。而这种药草,被种植者不留心种在了室外。她知道后,把人赶了回去,自己却跑出去,将二十几株幼苗一株一株往棚里移。

我想过去帮忙,却被她拒绝了。

“太热了,快回去!”

我看着她认真的眼神与被汗沾湿的睫毛,拒绝了,但很快便不堪重负。实在是太热了,几乎无法忍受。

于是在她的催促下,我还是回去了,只是叮嘱她有事叫我来帮忙。

我站在廊下偷眼看着,她没有发现我还没走,我只是想着她若是有事便可以随叫随到。

只是我不知道,我的退缩从一开始就输了。

看了一会,她依然在铲着土。土被晒干了水分,坚硬地仿若石头。她只好一边倒水松土,一边挖出幼苗盖上布。

她弓着身子,汗水一滴一滴滴下来,眼里却干净地很,容不得一粒沙子。
很漂亮。

很漂亮的眼睛,很漂亮的眼神,很漂亮的人。

我没能发呆太久,因为我发现多了一个人。

对面的走廊上走过一个男子,他看到叶修蹲在这刨土便疾步走了过来。

“你在做什么?”

我的角度刚好看到他的侧脸,皱着眉头。优美线条非常优美,男子气的优美。 尤其好看的还是他的眼型,弯弯绕绕的,似乎要把人绕了进去。

叶修抬头笑了:“你来啦。”

他们又低声交流了几句,我没听清楚,只知道叶修也在赶他回去,只是这人很有骨气地白了她一眼。

最后,他说:“我来。”

叶修便笑眯眯地把铁锹递了过去,抱着腿看着对方刨土,时不时问一句怎么样啊怂了没。对方也懒得搭理她,只是把她往自己挡出的阴影下塞。

我失神地看着这一切,有些落寞地离开了。

我不知道那个男子是谁,我只是觉得自己突然有点怪怪的。

第二天我见到叶修,她依然笑着跟我打招呼,然后给我布置任务,一切都没有什么两样。

可我却觉得无比别扭。

她撩起耳边的碎发时露出的侧脸,或是写字时耸动的圆润的肩头,还有衣领下若隐若现的锁骨,都让我脸红不已。我感觉自己非常奇怪,很疑心自己是不是病了。

直到那天晚上,我跟我的朋友John在视频聊天提起这件事,他不停坏笑着,说我傻,这都不懂时。

我才明白,我是恋爱了。 

我爱上了叶修。

刚恋爱的人都很傻,我是个很粗神经的人。那时候我马上忘记了那天帮叶修移植药草的男子。只是想起了她一见面便知道我的名字,而且移植药草时还不忍心让我在太阳下晒,加之平常也对我教导有加。我便猜测我们是两情相悦的。

那时我已经跟苏沐秋混得很熟了,于是我很兴奋地跟苏沐秋说了。他只是很古怪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抓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气喝完了。而我完全没注意苏沐秋奇怪的表现,抓着他大聊特聊,也没注意他眼里那点悲伤不忍,以及感同身受。

或许他早就知道,我只是痴心妄想罢了,因为他也是这样。只不过我好歹痴心妄想过,他却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

我得意地以为不用挑明,叶修自然会懂。于是我给她送过早餐,送过花,甚至拉她看过电影。她也没有拒绝,只是挺顺从我的意思。

现在想来,或许她根本没意识到我的心思。

我的一厢情愿一直持续到了王杰希的出现。

不,或者说是再次出现更为妥当。

他出现在了实验室门口,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和叶修长得很像的男子。

那个和叶修长得很像的人看起来很迫不及待,但出于礼貌(可能是对我的),他还是敲了敲门。

我想,他应该就是叶秋了。

“姐!”他很着急地跑进来,“你昨天干嘛不去医院?例行检查你忘了!”

叶修的手被他抓的一晃,赶紧放下了手中的试管,生怕摔碎了。接着才慢悠悠地应付叶秋。

“你不要摇我,这实验的药材很珍贵,弄坏了你姐我心血就白费了。”

叶秋似乎还真的有些忌惮地缩了缩手,眼神里却依然满是质问。而他身后的那个男子也面色阴沉地看着叶修。

叶修叹口气:“你们别这样看我,我知道了,让我做完这个研究吧。”

她目光带着恳求,却是投给了叶秋身后的男人。

“不行。”那个男人皱眉道,“按时去检查是我给你最后的退让吧?”

叶修踌躇片刻,叹了口气,还是稍作整理,向我安排了点事情,便离开了。

“王杰希你真啰嗦,又不是我妈。”她抱怨道。

我恍然,原来这个人就是王杰希。

王杰希没理会她,反是向我点头示意后,才带着叶修离开。从我的角度却尴尬地看见他眼中刺眼的无奈。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三人相伴着远去,胸口有些难受。像是灌入了最苦的红酒,让我醉得生了复杂的情绪。

即便我如何安慰自己,都无法忽视王杰希和叶修之中那似乎天生契合的气场。我所有自以为是的猜想全数在此甘拜下风,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们是天生就该在一起的。比起王杰希和叶修那若即若离的亲密,我和她的距离,该是以光年计吧。

我晃了晃脑袋,缓慢地挪着步子,用试管做着她没做完的实验,脑子里却还是浑浑噩噩,一会担心叶修的病情,一会又想起自己对她的爱慕,想起她和王杰希契合的背影……

那时的我尚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一个让我心甘情愿地退出他们二人剧本的开始。

-TBC-

英文都是我胡扯的,求别信!!

凌晨01:05,也算是今天吧,天明之后,更下。

评论(11)
热度(88)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