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伞修】你所爱的人

这是给 @残白一_这个世界还有爱和正义 0129的生贺,非常标准的迟到了十天半个月【。

 

迟来的生日快乐哈!(这可能是我们认识以来我说的最有良心的话了,你珍惜哈(不是

 
 

 
 

——“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幼时的苏沐秋,尚不懂什么情爱,偶然翻起父亲的书柜,读到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通篇读之,也没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唯有这句引自梁元帝的《采莲赋》的诗词,使他向往无比。不过,并没有什么书生气的苏沐秋可不是喜欢这文笔,而是喜欢这笔下描绘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式的美人。

 
 

也就是说,苏沐秋也不是生来就喜欢同性的。

 
 

 
 

“喂——能把球捡一下吗?”一个清秀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二尔尔,颠着脚朝栏杆外高声叫道。栅栏外立定的是一对双生兄弟,顶着一模一样的脸,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连书包也是一模一样的。

先一步听见苏沐秋的求助的是较为懒散的那个。他看了看地上的排球,弯下腰去。而看上去更为精神的那个则是在自家兄弟弯腰后才从滔滔不绝的说话中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看哥哥,又看看栅栏里的同龄少年。

叶修嘿嘿一笑,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我们帮你捡了球,你要怎么还来一个人情呢?”

苏沐秋一愣,稍作思考就笑开了。

“嘿,一起打啊!就怕你打不过我们呢!”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心想跟聪明人交流就是轻松:“不试试怎么知道?”说完便无视叶秋强烈的“你就是想躲了晚上的钢琴课”的鄙视眼神,把弟弟也拖下了水。

然而事实证明,叶修的运动神经真的挺废。叶修这队有了叶秋这个体育委员和苏沐秋这种运动神经还算不错的,却还是败给了另外三个资质平平的对手。

苏沐秋无语地看着叶修从跑步到走路再到干脆就站在场边看他们打,顺便还挥了两下手,他也抛了个鄙视的白眼过去后,对身旁的叶秋说:“你哥都是这样吗?”

没想到叶秋是更加窝火的那个,他那句“是”就跟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似的。叶秋脸上的怒意却没有多少,更多的像是兄弟间的埋怨和玩笑。

“再来一局吧!”苏沐秋一咧嘴角,露出整齐的白牙,“叶修来吗?”

叶修摆了摆手,顺势躺在了长椅上,做出了一个“饶了我吧”的口型。叶秋依然是恨恨地瞪着自家哥哥的,据后来的叶修说,那表情跟他们家老头子简直如出一撇。

 
 

这么一来二去,叶家兄弟和苏沐秋也混了个半生不熟,平常有事没事的来球场找苏沐秋玩一玩都是常有的,至于叶修借此推了多少钢琴课,那就不得而知了。

 
 

 
 

从十二岁初识苏沐秋,到苏沐秋带着妹妹苏沐橙离开这座城市,不过三年。这三年间,暂且不论乖宝宝叶秋,单说叶修,每天在苏家进进出出的,连邻居都和他谈过天,嚼过舌头。可以说跟苏家一家人似的了。

可苏家的事,他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一场大火烧掉了苏家的木头房子,送走了爱书的苏父和温婉的苏母。只有苏家兄妹因外出采购幸免于难。

而后二人便不知所踪。

 
 

叶修看着空荡荡的球场,心下慌张。这已经是苏沐秋第三天没有来赴约了。其实如果苏沐秋一两天没来,叶修完全不会慌。毕竟他也知道苏家条件不怎么样,苏沐秋这个早年退学的家伙临时被叫去加班也很正常。

可是,三天。

这是一个极限。以前最多两天不出现,但在第二天晚上苏沐秋也定会爬叶修房间的窗户去赔个罪。然后叶修也就调侃他两句,权当是二人友情的表达方式了。

叶修越想越不安,索性直接去了苏家。只是等待他的已是一片人去屋毁,留给他的仅有一份苏沐秋托邻居转交的信件。

 
 

叶修:

    现在我与沐橙无父无母了,不便拖累别人。我带她走了,不用来找我们,勿念。

 
 

没有署名,字迹潦草。看得出写信人下笔时是怎样的匆忙。叶修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兀自将苏沐秋骂了个百遍。

有朋友也不吱声求助一下,身无分文的就跑路了……

十五岁的叶修也气,嘟嘟囔囔着道:“苏沐秋你这么能干,咋不上天呢?”

 
 

 
 

十六岁的苏沐秋在兴欣网吧里,第387次操作着并非自己的角色代打。之后他第358次在代打过程中遇见了一叶之秋。

“嘿,又代打呢?”

苏沐秋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装了跟踪器之类的,怎么自己每次代打用的号都能被对方认出来。

他特没好气:“又是你?又干嘛呢?”

话音刚落,就有人敲了敲他的桌子,对面电脑后的脑袋探出一半,操着懒懒的调子道:“当然是pk啊苏哥哥,咱的pk记录好像是我188比你170吧?”

苏沐秋顿时一怔。

不是熟悉的声音,却是熟悉的面容神情。眼前的少年俨然已经过了变声期,不再是从前稚嫩的童音。自然也没能让他在荣耀里认出来。

“叶修?”苏沐秋脸上的震惊还未褪去,叶修笑得更开了。

“不,秋木苏,你该叫我一叶之秋。”

叶修眉眼亮得很,十六岁的脸还未完全长开,嘴角的弧度却已有了多年后嘲讽的样子了。

苏沐秋还愣愣地盯着叶修,心中警铃大响。

他好像…要弯了。

 
 

 
 

从前苏沐秋脑内的理想型:

 
 

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现在苏沐秋脑内的理想型: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对于自己弯了的事实,苏沐秋接受的并不简单。

曾经幻想过的媛女真正成为了曾经,曾经笔直的苏沐秋也真正成为了曾经。爱捉弄人老天爷只给他留下了叶修。

苏沐秋甚至想,我是不是不正常,我怎么可以喜欢自己哥们呢?

 
 

但自己心中腾升而起的欲望却更加不可忽视,看到叶修骤然加快的心跳,心虚而飘忽不定的眼神。看到他对自己笑时,苏沐秋就像抱住他,狠狠地啃一口。看到他看向别人时。心脏又像被人胡乱揪紧,什么老坛酸醋白米醋陈醋果醋乱吃一通。

难以压抑的感情压的他无处可逃,他只好减少和叶修的接触,躲闪他的眼神,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隐秘又难以启齿的愿望。

 
 

知兄者莫过于妹也,苏沐秋的异样放在苏沐橙眼里,就像是被放大n倍的小强……不,总之是非常明显,无处遁形。

 
 

当被苏沐橙强行请喝茶并且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后,苏沐秋屈打成招了。

“总之!哥你喜欢叶修,对吧?”

“…大概吧。”

苏沐秋揉了揉脑袋,重重叹了口气。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同性,我发现自己难以接受……”

苏沐橙捏了捏自家哥哥的脸,用极其恨铁不成钢的声音说:“喜欢就喜欢咯!干嘛给自己限定这些条条框框啊!你所爱的人是谁从来就不是理智可以决定的啊!”

苏沐秋一愣。

“是心。”

苏沐橙高深莫测地笑了,十四岁的姑娘脸上一副与年龄不符的深沉。

恍然大悟的苏沐秋并没有考虑自己的教育是否出现了什么偏差,接受了喜欢男人这件事后他立刻开始思考怎么追人了。

 
 

 
 

叶修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苏沐秋的呢?

如果你将这个问题拿去问叶修,叶修可能会这样说。

“不知道啊,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好一个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将此问题拿去问叶修的苏沐秋一脸无语,非常后悔自己不过脑的行为。

 
 

那么叶修是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呢?

 
 

这个他倒是可以回答你,是苏沐秋酒后吐真言的时候。

 
 

那是兴欣出道的第一年,第一场比赛。苏沐秋拉着叶修和吴雪峰喝酒。不过叶修可不胜酒力,根本不敢碰。于是吴雪峰和苏沐秋一边喝酒,一边嘲笑叶修。到最后,被嘲笑的人好笑地把喝的烂醉的两人拖回了宿舍。

 
 

“喂……苏沐秋?苏沐秋你醒醒?”

叶修啪啦啪啦地拍着苏沐秋的背,想把他拍醒,没想到苏沐秋却一晃身,顺着叶修的手抱住了叶修,搂着叶修的脖子,压的他坐在了地上,苏沐秋完全没什么意识,还呼呼地朝叶修脖子上吹热气。

“叶修…我喜欢你。”

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世界似乎都变成了寂静的。

叶修动作一僵,僵在苏沐秋怀里。他的眼里满是惊讶和慌张。虽说都有酒后吐真言的说法,但这能不能不要真这么给力给说个什么啊?

叶修直直愣了两分钟,才把自己整个人从对方怀里抽出来,面上却并不平静。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替苏沐秋盖好被子后,逃也似的离开了宿舍。

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可怕的不是苏沐秋突如其来的告白,而是自己突如其来的欣喜。

 
 

 
 

叶修接受自己弯了的事实比苏沐秋接受得迅速多了,所以当苏沐秋跟他正式告白的时候,他能面色平静地装个逼。

“好啊。”

苏沐秋愣愣地看着他:“就这么完了?”

叶修鄙视地瞥他一眼:“不然呢?你还想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来追我?”

被说中心思的苏沐秋无语凝噎。

“不过…”叶修眼珠一转,“我要在上面。”

 
 

 
 

苏沐秋想,看来只能用之后干了个爽叶修下不了床来证明自己的攻受了。

 
 

 
 

你所爱的那个人,在遇到之前,全无定数。就像是联盟中的后辈也曾问过他们的苏前辈。

 
 

“前辈,你怎么会喜欢男性呢?”

 
 

苏沐秋笑。

 
 

——“不知道呀,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既然天意如此,我更不会放手了。

 

-END-

嘻嘻我更了!

评论(4)
热度(31)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