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赤黑】是否

悲伤)我送的生贺可能都得了拖延症,不拖两个月就不从娘胎里出来……

 
 

so…… @藕 

 
 

生日…快乐!!(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不造你喜不喜欢这个feel……下次再送贺文之类的我还是要求你们自己点文吧……

 
 

0

 
 

当你路过音乐教室时,你是否听见风吹窗帘扑扑作响,是否嗅着阳光的爽朗,是否瞧见尘微的碰撞。

 
 

——是否遇见一场一个人的演奏,与第一眼的爱恋。

 
 

1

 
 

如果说黑子哲也在帝光中学是最特别的风云人物,那么赤司征十郎便是他画风相同的好伙伴——最怪性子的学生会长。

黑子成绩出众,但存在感奇低。除了红榜和花名册,几乎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出现他的名字。活动,晨会发言,甚至是他所在的美术社的作品署名。可以说是一个只闻其名不识其人的家伙。

而赤司征十郎也是如此。不,或许有点不一样。帝光的学生们可识其人也可闻其名,甚至他俊郎的外表还帮他赢得了一大票追求者,只是难以交流。

礼貌下的疏离,谦虚中的傲慢,冷静里的疯狂……一个绅士的魔鬼。

以上是对赤司征十郎最具概括性的评价,传到本人耳朵里后,据说他还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也曾有人猜想过,这样两个人凑到一起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只是很遗憾,两人从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让人觉得他们认识。

但他们确实是认识的,黑子单方面的那种。

 
 

2

 
 

一个偶然的午后,黑子打算去美术室。而要去美术室,就必须经过音乐教室。于是黑子必然地经过了音乐教室。

他停下了脚步,目光有些惊诧。

悠悠扬扬的钢琴声飘了出来,仿佛还有木键摩擦的清香。古老的乐谱化作音符鼓动了躁动的空气,唱着时代的哀曲。

弹奏者技艺纯熟,黑白键有轻有重错落有致,黑子闭上眼就能描绘出一双灵活的手在钢琴上敲敲打打,演奏者的表情也随之颤动,剧烈波动的情绪凝聚在快到发抖的指尖,一台钢琴的独奏竟丰富到足以替代整支乐队!

只是。

曲中被融入了太过沉重的自嘲,这样的悲伤已经超过了这首曲子本应拥有的感情。

黑子忍不住朝教室里看了一眼,窗帘朴翎翎地响,钢琴前端坐的少年姿势完美,却多出一份冷冽潇洒。飞舞的手指划过琴键,脚踏板被有节奏地踩踏。

少年一头赤发张扬又服帖,张扬的是发色,服帖的是发丝,锐利的是眼神。他就那么坐在那里,以最普通的姿势弹着钢琴。“呼呼”的一声一声风响带着琴声掠过黑子耳畔。

少年动作不停,却冷不丁地朝这个方向瞟上一眼。

黑子惊出一身冷汗,用毕生最快的速度往门旁一缩,再不敢动弹。

最后晃过赤司眼角的是一缕堪称标志性的水蓝,他敛了敛眼,嘴角勾起一抹笑,眼里闪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狠厉。

是你自己找上门的,我的猎物。

 
 

3

 
 

赤司接到过一个委托,去杀一个同龄人。

委托者扭曲着脸,描述着他对那对男女的恨意。

“他们…他们毁了我的前程,还一副清高的嘴脸……现在他们死了,我还是不能满足。我要…我要屠了他们全家!幼子,老人,通通都要死!”

赤司皱着眉拍了拍自己不慎被男人碰到的衣袖:“那么,究竟杀谁?”

男人狰狞地笑:“黑子哲也,杀了他们的儿子。”

于是,一纸合约,待黑子死时便可抽取委托金。赤司冷着脸,勾起毫无感情的笑容:“交易成功。”

而现在,杀无不成的恶鬼赤司征十郎手中握着小刀,侧站在美术教室门口,屏了声息。一双锐利的眼反复扫向美术室内。

意料之内的人,在画着意料之外的东西。

淡蓝色头发的少年人抓着笔刷,左手捧握着调色盘,手臂上还沾着一道一道颜色,像是试色留下的痕迹。小水桶挤在少年脚边,瓶瓶罐罐的颜料围绕着他,仿佛奉他为神。

黑子专注地上着颜料,画布上拼出另一个少年精致的眉眼。飞舞的手指与飞舞的赤色短发,冷峻的表情与挺直的腰杆,仿若令无数少女倾心的钢琴王子。

那眉眼赤司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自己。

他挑了挑眉,心下有些诧异,更加好奇画出自己的人是怎样的了。

如果说黑子哲也给大部分人留下学霸,严谨,和蔼,没什么存在感这样的印象的话,那么他给赤司留下的印象便只有那日下午,昏暗的美术室里独自一人专注的身影。美术室很暗,只有少年面前打起的灯,和他眼里的光最为亮眼。

最让人心动不已。

赤司偷偷收起小刀,转身离去。

这次任务,可还完成得了?

 
 

4

 
 

黑子曾经思考过自己存在的意义。他想,人在世上,总不能是没有用的吧,总要有存在的意义吧。于是他想,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

他并不曾得出答案。

为作出贡献而存在?抱歉,他很清醒,很清楚自己的才艺不足以作出什么贡献。

为自己而存在?不,这点是最无所谓的了。

为某人而存在?

他笑了。

自小父母双亡,只靠亲戚不情不愿的施舍忐忐忑忑活下来的他,要为谁而存在呀?

或许某一天,便会有一个杀手将他的命轻轻捏去,毕竟他的父母作了太多的孽。

那么,请让我死在我甘愿赴命的人手中吧。

如果我这条命的存在,注定为了给父母还他们未曾还清的命债。

 
 

5

 
 

赤司后来常去找黑子,各种各样的理由层出不穷,二人也算是就此认识了。

二人曾经一起穿过种了紫藤萝的植物园,或是晒了阳光的走道。黑子曾帮赤司撩起过额前的碎发,也帮他带过笔记本。二人花了一学期的时间厮混熟了,在学校里也成了一道风景,令无数心存遐想的小女生们脸红的风景。

他们不知道的是,赤司的接近是怎样可怕的目的,也无人知道他屡次想要下手又无驶而终。

成功每每近在眼前,却被他亲手捏碎。

最后,他放弃了。

放弃的契机也是一场暗杀。

黑子坐在天台的长凳上,头歪在一边睡着了,睫毛纤长,面容平静。

赤司平步躲在他面前,垂眼看着他,目光一寸一寸地移,扫过微张的嘴唇,英挺的鼻梁,和祥的眉眼。浅色的淡发抚着脸,面容好的不似凡人,倒像是不染烟尘的神仙。

赤司已抵在黑子喉口的刀抖了,赤司犹豫了。

他似乎已经被眼前的少年俘了心,不愿为任务这么无聊的理由让眼前的少年死去。

他正欲抽回小刀,手却被另一股力量狠狠扯住。

方才还合着眼的少年已经睁开了眼,眼里没有应有的恐惧,愤怒,质问,却是一波平静。

“动手吧,赤司君。”

赤司眯了眯眼。

“我知道是谁让你来杀我,我也知道你不杀我,也会有别的谁杀掉我。”

“那不如让你来吧。”

黑子握着赤司的手,把刀片硌向自己的喉咙。细嫩的皮肤被压出一道纹,只消轻轻一动就会有鲜红的液体泂泂而出,面前的人便会永远失去温度,换来最功利的金钱。

赤司使劲将手移开些,又要被黑子拽回去。

“我只想知道,赤司君你这些日子,对我是否有一丝感情。不是为了任务的感情。”

“当然。”

赤司依然在努力和黑子作着力的博弈,平常纤细的手臂竟蕴含着这样大的力量,足以与赤司不相上下。

黑子笑了,满足地笑了。

“谢谢,这么多年有这么多的人想要杀掉我,我跑过很多个城市,跑的很累。我不想再跑了,赤司君。假如你真的对我有付出过哪怕一点感情,就请杀掉我吧,给我一个了结。”

“还有,我喜欢你。”

赤司皱了皱眉头。

黑子的力气大概是用完了,趁着这一会赤司迅速抽回了小刀。

小刀被他的主人狠狠丢在地上,无暇顾及。赤司欺身压上黑子,堵住了对方的嘴唇。柔软的物体相互碰撞,纠缠着不想分开。

吻持续了很久,久到黑子差点忘记了惊讶。赤司没有伸入舌头来掠夺,尽管他完全有能力冲破黑子唇齿间的防线。

那天黑子最后的意识是对方在耳边的轻语。

“我也喜欢你。”

“以后我来保护你吧,你不必逃跑,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好好的过日子就好了。”

 
 

 
 

当你路过美术教室时,你是否听见颜料调水的声响,是否嗅着石膏的生涩气味,是否瞧见掩了光线的窗帘。

 
 

——是否遇见有谁端坐在画架前,描摹你的样子,与融化所有的爱恋。 

 
 

-END-

 
 ps:附上因为安上太累赘而被我忍痛删掉的锲子:

孤独的暗杀者,放开你手中的匕首吧。

——你怀中的爱人在轻声呼唤你的名字。

本周的,莫名其妙的,赤黑(。

 

评论(8)
热度(40)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