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赤黑】教师节特例

 

在一切的一切之前.... @炽叶_UUUUU 叶子,你的生贺,迟了两个月的那种。

还有要道个歉,我发现,这是生贺,生贺我还写师生这么容易撞雷的东西...我不知道你雷不雷,雷的话在评论里带梗点文吧叶受赤黑都可以!!【真诚之眼

叶砸高三加油啊!

 

预警:师生,师生,师生

 

咦我最近老喜欢写掉钱包???

 

 

-------------------------------------------

 

 

 

“老师,请告诉我理由。”

黑子强忍着怒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控制不住颤抖的声线。

眼前的男人冷静得近乎无情,他坐在办公椅上,侧对着黑子,手上还在批改作业。原本显眼的赤发都没入了阴影里,浅度数的眼镜只让这位教师此刻在黑子眼中更加可憎。

“黑子同学,我想这与你无关。”他顿了顿,微笑地看向黑子,“看,上课铃响了哦。下节是山本老师的课吧,我记得他的脾气可不太好。”

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应声响起,随之浮起的,还有黑子感受到的彻骨的冷意。

赤司老师是一个危险的家伙,他总是笑得如沐春风,但你感受到的只会是冬天般的寒冷。

这件事情在学校里已是广为人知,但黑子从不这么认为。

他总觉得赤司只是有些恶趣味,事实上还是一名尽职尽责的好老师的。

但今天,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错的离谱。

黑子愤然走出办公室,却没听到赤司无奈的一声叹息。

 

黑子想,他大概永远也忘不掉了。他16岁那年初夏,5月23日那天下午4:35分。被他的班导,赤司征十郎驱逐出班级的那个学生。他可能不会记得他的名字,但他的表情,将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记忆里,直到被带入坟墓。

被否认的努力和天赋,一个被淘汰者的不平与黯然。

 

“……佐佐木君…”

被否认者——佐佐木站在A班门口,苦笑着看着黑子,摇了摇头。

“谢谢你,黑子同学,还帮我说情…到底是我比较没用,赤司老师才会把我逐出A班的。”

黑子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发不出。

“算了,我想我需要时间来重新振作。”

话音刚落,佐佐木就快步离去了。又气愤又难受的反而是黑子。

上一次月考,再上一次月考,还有再上一次单元考,佐佐木都考得并不理想。于是A班的班导,赤司征十郎便以“你的成绩不适合最优秀的A班”为由,将佐佐木降到B班。

黑子实在不能理解,为何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处理这件小事。

他感到好失望。

赤司的教学一直都跟学生互动很好,班级的事也被这个能力出众的班导打理得井井有条。这让将来立志成为老师的黑子很是向往。

就是因为抱有太大的好感,现在才会如此失望。

 

“这个问题,有谁能来回答一下?”

哒哒哒的板书声戛然而止,赤司转身看向他的学生们。

没有人举手,大部分人都被刁钻的问题难住而无从下手。

赤司的目光移向了角落里的黑子,他正在低头书写,与旁边一众的思考者显得格格不入。

“黑子,你来。”

黑子一愣,起身拖来椅子上前。他能感觉到赤司的目光毫不避讳地看着他,但他却没有回视的走了过去。

赤司暗里捏了捏手中的粉笔,几不可闻地皱了眉。

38秒后,粉笔被黑子扔入黑板糟,他已经完成了,又径直走回座位。赤司则是将黑子做出的答案打了一个勾点。

“答案是正确的。”

赤司的目光扫过全班学生,最后停留在了黑子身上,“但是如果这里,换一种方法,是不是会更简单呢?”

黑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尽管他对赤司现在没有什么好感,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放弃听课。

 

“铃…”

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赤司才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睁眼一看,自己竟趴在桌上从下午五点多睡到了现在——现在已经八点多了。

他按下台灯,没有开客厅的灯,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

最后赤司的晚餐是牛奶和面包。

草草应付后,赤司往沙发上一坐,打开了电视随意地看着。

他仍然没有开灯。

想起今天黑子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赤司只得苦笑。看来自己这次的误会可误会大了,把自己的前途都搭上了。

其实赤司也觉得,自己不是个好老师。毕竟你见过哪个好老师喜欢上了自己班的学生?按常理这种老师是要被打的。赤司由于还没暴露所以就免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打算暴露了。大灰狼的尾巴,无论是不经意还是有意,总有露出来的那一天。

只是赤司在露尾巴前,就被自己的处事方式给卖了。

说起赤司是怎么栽的,那更是简单的过分,简单的跟小女生似的。

新生入学那一天,赤司匆匆忙忙地赶去校长室,匆忙之中很尴尬地掉了钱包。

“……老师……老师?”

匆忙的赤司感觉后面有人在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是个长得足以用“漂亮”形容的男孩子,看校服应该是个新生。

“您的钱包…掉了。”

即便是传言里“高冷帅气”的赤司老师,此时也免不了一阵尴尬,一时竟然没有开口肯定。

新生——黑子哲也看赤司没反应,以为是自己搞错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弄错了?”

黑子长得本就好看,这么迷茫的一笑也可谓是连男人都要红个脸。

“不,这就是我的钱包,谢谢。”刚意识到自己失态的赤司一反应过来就是标准的礼仪,彬彬有礼嘴角带笑,让人挑不出一点差错,这也是为什么校长去一些大场合老爱带着赤司的缘故。

 

自这件事之后,赤司就关注起黑子了,加之人又是自己班上学生,关注起来就更方便了。

 

虽说因为佐佐木一事让黑子对自己颇有成见,但赤司并没有非常在意,苦笑是一回事,他相信自己的决策不会出错,等这个决策换来收获的果实,误会自然不攻而破。

 

转眼佐佐木转班也有半学期了,黑子考完期末考走出考场,七月的阳光灿烂的紧。他眯了眯眼,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呼出。

“嘿。”

黑子转头,大吃一惊。

“佐佐木君?”

眼前的人笑着点头,看上去早已释怀了之前的痛楚。

黑子难免有些欣喜道:“现在感觉怎样?”

“嗯,比以前好多了,感觉进步挺大的!”

“是吗。”黑子真诚地笑着,“那真是太好了。”

“嘿嘿。”

……

听闻佐佐木混得不赖,黑子好歹松了口气,毕竟跟他交情还是很不错的,说起来二人初中就是同学,也算是黑子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那时,黑子并没有多想,只是在为好友积极的变化单纯地感到高兴罢了——却没想过为何突然有了这么大变化。

佐佐木原本自信不足,现在见来却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学习也有很大提升。

答案在第二学期偶然揭开。

 

秋季到来,第二学期也开始了。相对第一学期,第二学期的课程就紧张得多了,学生也没有心思去想太多的事情。

而教师节,却是忙碌之中一个偷闲的BUG。这天下午全校放假,老师也通常不会为难学生去布置太多作业,只是嘱咐学生自主学习。

往常三三两两散落着吃午饭的学生的后花园和走廊此刻空空如也,教师节的中午时分,学生大多聚集两个地方,一个是教室办公室,一个是校门——急着祝福老师和急着回家。

很不巧,黑子今天是值日生,等他关好教室门窗,校园里的人几乎都散干净了。连老师都结伴出了校门。

直走,左拐,下楼,直走,再左拐,是黑子每天放学要走出教学楼必定有的动作。只是今天,他的脚驻在了第二个直走。

他听到了B班老师的问话。

“佐佐木同学进步很大,赤司老师尽可以放心了。”

赤司老师?

黑子彻底愣住。

“那就好。”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其实我觉得,你当时大可以不必用那么极端的方式让他来B班,这孩子可是神伤了一段时间。”

“……这我也很抱歉。”赤司轻叹口气,“只是我若不用这么极端的方式,他怎么肯去B班。”

“与其让他在A班不肯服输地给自己施加压力,而越努力越差,不如让我扮演坏人,让他直接去B班来得效率。”

黑子再也无法挪动脚步,他感到很羞愧,就为自己错误的认知,理所当然地就认为老师不过是为了A班成绩,为了自己利益调走佐佐木。

这样想的我,实在太对不起老师了。

黑子现在门口僵了十分钟,脚都站麻了却没有挪动哪怕一步。

B班的老师已经从办公室的另一个门走了,黑子可以清晰地听到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就在脚步声彻底消失的那一刻,黑子听到了赤司的声音。

“站着干什么?进来说吧。”

黑子“……”这是早就发现我了还把B班老师支开?

黑子迈步进了办公室,一如往昔般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报告。

在赤司开口之前,黑子就抢了先:“赤司老师真是个可怕的人啊。”

赤司听了,不怒反笑道:“怎么说。”

“感觉每一件事,都像是按老师的剧本在走。比如佐佐木君的事,以及今天我能和您如此和谐地谈话……就像下棋一样,想必老师棋下得一定很好。”黑子说着就笑出了声。

赤司毫不谦虚:“是下得不错,至少我还没输过。不过黑子同学这是在讽刺我?”

“怎么会,我是在诚心实意地夸奖您。”黑子眨了眨眼睛。

“看来你不讨厌我了?”

黑子有些尴尬地脸红:“今天是教师节。”

“嗯。”

“所以我决定破例喜欢您一天。”

赤司丝毫不给面子,“噗”的一声笑了:“不对啊,不是一天,是第一天。”

二人相视一笑。

 

 

-END-

我最近真是喜欢挑战雷梗啊,我记得我上上篇刚试了个父子???

 

 

评论(9)
热度(44)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