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方叶/叶修先天性转】六月(中)

@卡啦卡拉 【夸我,我分了三篇,夸我。

还债的又一篇。卡啦的点文:方叶,性转。方锐是个高一新生却爱上了高三的叶修学姐,在即将来临的高考表白了。

大前提:方叶only,其余全部友情向。

 

 

【中】The flower of love has come out with nobody know. 

“听少天说有个资质不错的新人,所以就来看看。”叶修看方锐愣住的样子,以为对方只是很惊讶,便自顾自解释了来意。

“嗯……人妖号?”叶修瞟了眼屏幕,语气不禁带了点惊讶。她倒不觉得方锐像是玩人妖号的人。

“不不不,注册的时候性别点错了。”方锐一回过神,生怕自己在女神心里形象崩塌,连忙解释,紧张得一连用了三个不。

叶修点点头表示同情,同时驱逐了坐在方锐对面的喻文州,大大方方坐在了原来喻文州的位置上,动作熟练地刷卡登陆荣耀。

“来,竞技场5555,密码123456,让前社长我看看你的猥琐流。”

方锐迅速登入竞技场,转瞬之间,他的女气功师海无量就已经站在了散人君莫笑对面。

方锐的动作骤然停止了。

散人君莫笑。

散人君莫笑……

散人君莫笑?!

一切的正常都在方锐看到君莫笑这三个字时瓦解了,他的心情非常复杂,缓缓抬头看向对面的叶修。

叶修此时也一脸惊讶的样子抬头望向方锐:“就是你啊!”

方锐:“……”

 

这事还得从今年七月份说起。

 

方锐的海无量刚刚满级,但却没有加入任何公会。不是没有公会向他抛出橄榄枝,而是方锐不想加。比起帮公会赚材料,他更喜欢单枪匹马抢BOSS之类的。这也是方锐的猥琐流养成的原因。

但是今天的方锐却不是很想抢。

为什么?因为今天兴欣会来啊!兴欣来了又怎么样?自然很怎么样啊!

兴欣公会本身并不恐怖,恐怖的是兴欣最近养出来的一个账号,君莫笑。君莫笑可怕在哪?可怕在它是个散人,全职业精通。更可怕的是在君莫笑背后,能完美驾驭它的那个操纵者。

这么一趟分析下来,方锐自知很难像往常那样等BOSS被打得差不多了再给最后一击捡个现成便宜,便想着这次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可是当方锐看到公屏上刷着“是兰芝上卫啊啊啊啊!!!!!那个75级的!!”的时候,他几乎是懵逼了,半晌才狠狠甩了下鼠标,大喊一声“我操!”。直到看到游戏里的人频频回头才发现自己没关语音。

方锐啪嗒一声关了麦,拿起桌上的杯子给自己灌了一口水后,起身倒在了床上,抱着枕头阖着眼,努力纠结出一个结果。

这BOSS方锐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了两周了,就是想要BOSS身上那个稀有材料。

普通的玩家大概是得疑惑。你说这材料,除了任务和出售还能干什么呢?说到这方锐又得得意一阵了。作为高玩的方锐,早已盯上了自制的银字装备。就差这个材料,他的装备就可以制作完成。而后期升级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想了半晌,方锐还是无法放弃他的宝贝材料,决定赌他一赌。

散人就散人!我气功师也不是好惹的!

大不了,跑!

心意下得毫无气势可言的方锐踏上了一条十五分钟后就后悔了的不归路。

 

叶修操纵着花花绿绿君莫笑,隐藏在浩荡的兴欣公会之中。而眼前,几大公会势力正在共同争夺一个BOSS。

兰芝上卫。

兴欣倒不是很需要这个BOSS,只是本着“反正也没事干,枪枪BOSS给其他公会添添堵”的三原则之一,让人头痛的兴欣就来了。

说是争夺,但公会们却没有人踏出哪怕一步。他们都在等着谁先动一下,仿佛是谁先动谁就输的游戏。

方锐也没有动,他小心地把自己隐藏在树丛中。他无法对BOSS打出太大伤害,所以就等着那最后一击捡个便宜。这种行动有点像拾荒者,但方锐坚决不承认。他觉得这跟拾荒者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一个捡的是人的东西,一个捡的是怪的东西,怎么能一样嘛。

对此,林敬言的评价只有,不愧是猥琐流之首。

不过一两分钟的光景,已经有人当了领头羊。方锐只听到一片刀剑响声,还有各公会大声的指挥,和各种出戏的叫声。

比如这个。

“君莫笑啊!!”

方锐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穿得毫无品位的散人一路杀出重围,拐了个大弯又重新冲向BOSS兰芝上卫。君莫笑炫技之时,兴欣也在抓紧扛仇恨,和中草堂死命拼输出,一边两个公会还要预防兰溪阁的奇袭。

方锐还在耐心地等待,然而叶修操纵着君莫笑已经向方锐所在的方向冲来。

这倒不代表叶修发现了方锐的位置,他只是单纯地冲过来罢了。可是这放在方锐眼里,就不是那回事了。

被发现了。

在方锐发现叶修冲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他智商马上下线,忘记了叶修完全不知道他的目的,更不知道他这个人。然后他凭着自己的战斗习惯走位了几步,几乎本能的对叶修进行了攻击。

叶修此时注意力毕竟不在方锐身上,等她意识到树丛里藏着个人,对她进行了攻击时已经有些太迟了。方锐的攻击限制了叶修的走位,于是以黄少天为首的追兵们迅速截堵了叶修,君莫笑的视野瞬间变窄,她只瞄见了迅速起身跑路的攻击者的ID。

海无量。

一个值得研究研究的家伙。叶修这么想着,顺应前来救助的苏沐秋逃出重围后,听到了中草堂的欢呼声。

兴欣也并没有多沮丧,各自说笑着散了,倒是像蓝溪阁这样急需材料的公会,那是一片的低气压。

游戏外的叶修反常地拔了账号卡,引得坐在旁边的苏沐秋直瞪眼。

“你今天怎么了?”苏沐秋望着叶修,看着对方往椅背上一靠,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若有所思的叶修:“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家伙。”

苏沐秋明显也来了兴趣:“诶,怎么说?”

可这次叶修什么也没说,起身去倒了杯水,半晌都没回房间。

 

在后来的几天里,方锐换了十几个账号只为逃过叶修的各种追堵什么的,就都是后话了。关于叶修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方锐可塑,她本人大意如下:她本来也不觉得方锐多可塑,就是因为方锐意料之外的攻击角度太刁钻了,让她很感兴趣而已。方锐实力不俗那都是从之后对方锐各种拉拢中得知的。

 

回忆结束,方锐只看到叶修一脸高兴地说:“太好了,你要加入兴欣吗?”

此时的方锐已不同彼时的方锐,他迅速操作申请加入兴欣公会,狗腿地就差没抱叶修大腿。

叶修马上退出了竞技场,拔出账号卡,把在旁边围观的喻文州拉回位子上,然后过来跟方锐握了握手:“欢迎加入兴欣,兴欣是一只太过正直的队伍,正需要你的随性和风骚走位来弥补它的不足。”

方锐大幅度地点头,在旁边围观全程的黄少天以方锐的贞操保证,那幅度大的,让人感觉下一秒方锐的头就会掉下来。

 

到了最后,叶修也没有跟方锐竞技场。毕竟在暑假的各种你追我赶中,他们已经用各种姿势各种配置PK了无数次,还是野战的那种,打死人不用赔还带送装备。

 

方锐和叶修日渐熟捻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方锐班上的人都知道,那个荣耀电竞社的漂亮学姐每天都来找方锐。以至于叶修往方锐班门口一站,同学们马上就能把方锐叫出来,三秒钟的事,超过三秒不要钱。

叶修感叹着刷脸就是方便,对于她这种组织语言能力不行的人来说简直像送了个翻译神器。

方锐是是是地说了几声,手上转着钥匙扣开口道:“今天中午去哪吃?”

“随便。周末兴欣抢BOSS,方锐大大你没来战力可下降了不少啊。”叶修笑道,“不过凭我的机智还是抢到了BOSS。”

方锐:“……”天哪你的重点究竟是什么。

方锐看了看四周,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苏沐秋和苏沐橙呢?”

“他们家里有事,回去吃饭了。”叶修漫不经心地答道,“啊,那家店怎么样?”

 

三十分钟后,两人坐在了街边的长椅上。虽说是这么文艺的场合,但两人的聊天内容和坐姿却是无比接地气。

你看叶修翘着个二郎腿,作为学姐就没带个好头。与之比较起来,方锐普通的坐法就显得正常多了。

再看谈话内容吧,一个嘲讽,一个猥琐流,能有什么好内容?最正经的估计就是荣耀了。除此之外就是满嘴跑火车,从北极侃到出师表不带衔接的也能一片其乐融融。

“嗯,真的,然后他还跑到讲台上去了。”方锐说着班里的神经病日常,叶修好像也很高兴地听着,时不时爆爆黄少天和苏沐秋的糗事。

方锐讲的很兴奋,他越来越喜欢叶修了。她不仅是一个漂亮强大的学姐,更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人。

虽然有时候嘲讽得全社团的人都想狗带。

方锐的手是温热的,吐息之间也冒着雾气。连绵的雾气呼噜噜的串成一串,叶修看得出了神。她盯着方锐脖子上的绒围巾,忍不住搓了搓手,放到嘴边哈了口气,又放回了长椅上握成拳头。

方锐的手也在长椅上,由于说的很开心,在这么冷的冬天里他竟觉得有些热,忍不住动了动手,不小心碰到了一丝冰冷。

话题戛然而止。

叶修丢给他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干嘛?觉得自己太吵了?其实跟黄少天比起来,你真的只能说是健谈。”

方锐摇了摇头,皱着眉,拉起了叶修的手:“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叶修也没抽回手,反而拿方锐的手当起了暖手宝,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方锐:“没,就是早上出门急,结果围巾什么的都忘记带了。”

方锐脱下自己的围巾,把它围在了叶修的脖子上,团团包住,把叶修的脖子裹成了一个球。黑色的围巾在冬日里也算不上显眼,仿佛并没有改变什么。

只有叶修知道,她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变质了。

学弟凑上来时突然漏掉一拍的心跳,全身的血液都加快了流速。她的手迅速暖和了起来,脸色也从苍白变得红润过头。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感受到握着她的方锐的手,在帮她戴完围巾后打了个颤。

她忍不住笑了。

叶修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脱下一半的围巾绕在了方锐脖子上。本来只有情侣或者兄妹才有的动作,被她轻易地以朋友的身份做了出来。

“装逼失败啊,方锐大大。”

这下血气上涌的轮到方锐了。由于共围一条围巾,两人的距离被拉近了不少。方锐离叶修很近,已经是肩挤肩的程度了。

方锐瞪大了眼睛看着叶修,盯得她浑身不自在。

“……你这是干嘛?”

方锐连忙眨了眨眼睛,严肃地说道:“展示我真诚的眼睛。”

叶修:“……(´Д`)”

 

-TBC-

 

 

戴围巾那里我满满的少女心都被逗比的文笔拿来泡水喝了【拜拜

如果明天我穿着一身大白菜似的校服坐在青运会开幕式现场时心情好的话,你们明晚就可以看到下了。如果没看到,那就是lo主任性,估计得到下周。

明天我!有可能!上电视!哈哈哈!【傻

然而中午十二点我们就要过去了,晚上八点才回来,我必须说一句呵呵哒。

学校不让带作业,不让带包,静坐八小时,无言的示威。

漫长的明天,手机伴我身边。

好了不说了,我去肝作业【泪流满面

 

评论(3)
热度(55)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