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黄叶】偏方

*群里的作业。

*作业题目是:关键词:臭袜子炖舌头

*出题者是丧病的 @十三 【期末考加油】

*我努力地正她魔性的画风了【心累

*老叶医生黄少病人设定

--------------------

part 0
要问这个大陆上哪里最为神秘,上至百岁老者,下至稚嫩幼童,都会告诉你,那是夜楠村。
夜楠村位于大陆南部,那里物产丰饶,有食物之乡的美称。夜楠村绿树成荫,有最珍稀的物种,有无数的神话传说,有人说当阳光直射在夜楠村周围林子中心的树桩上时,村子的大门会出现。有人说当月光撒向夜楠湖,似有闪闪光斑时,村子中的商队会趁着夜色出村交易。总之,所有的圆缺好坏都指向一个结果——这是个神秘的村庄,神秘到几乎没人进去过,也几乎没有人见过村人。
虽然见了也少能认出。
就像一个,与世隔绝之地。
part 1
幽深的林子里,偶尔传来鸟儿的合鸣。早晨的阳光穿过树叶,轻轻地抚在坐在树下休息的男孩脸上。男孩脸有些虚胖,却白得很,细碎的额发贴着脸颊,双眼闭而小憩。
男孩脚边放着新鲜的山草药,在篮子里向着同一个方向舒展垂头,很是生动。
远处传来一重一轻的脚步声。
 “哥!听到应一声!”
来者不仅与男孩年龄相仿,而且面容也几乎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大概是一对双生兄弟。
他跑到男孩面前,弯腰晃动男孩的双肩:“哥!叶修你醒醒!爸还等着你采的草药呢!”
叶修眯着眼,一瞧是叶秋,便打了个呵欠,把药篮子往叶秋怀里一扔:“你先带回去,我再睡会。”说着,他又闭上了眼。
叶秋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捧着药篮子先回去了。
待脚步声渐渐消失,叶修才又缓缓睁开眼睛。
就不能出去看看么,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度过一生,得有多无聊。而且这可是与世隔绝的夜楠村中更神秘的夜楠山,比夜楠村更加闭塞。
眼前是苍天大树,树的上面是天,天上是悠悠的云。树的后面是叶家的宅子,世世代代隐居于此。树下是山,山下的夜楠村将夜楠山团团围住。
叶修望出层层叠叠的树,望向大陆的远方,那是他想去的地方。
part 2
五岁的黄少天在院子里跟一群五六岁的孩子玩。
黄少天头抵着树,眼上被蒙了块白布,嘴中念念有词道:“一,二,三……”他一边数着,听到伙伴们四散而跑的嬉闹声,轻轻重重的脚步声传到黄少天耳里,他似乎能想象到脚落在大地上,被击起的尘土四散的方向。
 “……十九,二十!我来找你们啦!”黄少天一把扯去白布,迈着步子奋力跑了起来,他注意到与之前有些不同的事物。比如,被弄乱的稻草堆,沙地中被刨了个坑。
凭借着天生优于他人的观察力,黄少天迅速找到了他的伙伴们。
 “二胖!二胖在这里!!”黄少天抓着长木棍,扒开稻草堆,找到了最后一个孩子,“好了!是我赢了!以后我当老大!”
 “好吧!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小弟了!”
 “老大!老大罩着我!”
 …
黄少天在夜楠村是孩子王,是同龄孩子的老大。他最喜欢去的是自家院后的假山,爬到最上边可以望见一片翠绿的夜楠山。黄少天做梦都想进去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世外高仙,腾云驾雾早出晚归。
可惜也就是想想。
村里的大人告诫孩子,山上是禁地,住着一宅子神秘的家族,踏入他们家族区域的人,无一返之。
黄少天想着,又爬上了假山,望向神秘的夜楠山。
那是,仿若仙境之地。
part 3
窄小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夫拉着一板车的青菜,沿街叫卖。糖画艺人的生意也来了,这逢年过节的,村里的孩子们被特别准许买了糖画吃,沿街到处是拿着孙悟空,白兔子的孩子。有些孩子还买了糖葫芦鱿鱼串,吃的正香。
小摊小店纷纷叫卖,布料食物一抢而空。
这便是大陆乃至夜楠村的大节。
黄少天左手三串鱿鱼串三串烤羊肉,右手糖画和糖葫芦,手腕上挂着的塑料袋里装满三色丸子。
他在思考如何在回家时不被发现自己买多了。
大节很是热闹,到处张灯结彩,黄少天一路吃着,手上的东西渐渐少了,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少了,路渐渐窄了,周围的草丛树木渐渐多了。
他心下诧怪着,抬头一看,那夜幕中巨大的黑影子,不正是夜楠山吗!
他想起了大人们的告诫,可长久以来的期盼和好奇牵着他的魂去了夜楠山,他也只好追着去了。
黄少天从衣兜里掏出了个荧光棒,“啪嗒”一声按下开关,莹亮的光照亮了黑森森的夜晚,黄少天凭着这点亮光,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山上全是树,密密地覆盖了整座大山,使得山中的黑夜比山外更重。
黄少天小心地一路向上,拨开乱草,走了大约有十五分钟,他看到了一丝光亮。
圆圆的光点照亮了一方天地,亮光起初是稀疏的,而后渐渐密集,大山上厚重的夜色似乎被这光驱散了。
是萤火虫。
借着萤火虫的光亮,黄少天发现这山涧中竟有一条溪,安静地穿过石丛,鱼影安卧于其中。
山上的夜真的很美,美到让黄少天有些不安。
五岁的黄少天踏着石子继续往上爬,他渐渐嗅到了中草药的香气,甘苦的特殊味道悬在空中。
再走几步,他终于看到人家的灯火,这灯火不是孤零零的,而是一整排的,像是个小村落,却又不是。
他暗暗潜近,发现这房屋的模式都是一模一样的。
黄少天的心头又回旋起了大人们的话语。
 “这山上啊,隐居着个大家族,闯入者无一反之。”
黄少天的心中蒙上一层恐惧,他哆嗦着脚,要往回跑,却不小心踢到了块大石头,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是谁!”
来不及了。
他已经看到小径上燃起的火把,有一小队的人追他而来。
 “就是他!快站住,你私闯了禁地!”
黄少天越跑越快,慌张之余已顾不上尽量不让敌方察觉自己的逃跑路线。
眼看就要追上,却有人把黄少天拉向了一边。
对方看起来比他大了四五岁,也不过是个孩子。
 “你…”
黄少天刚要说话,对方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黄少天是聪明的孩子,内心比一般的孩子要早熟些,他知道,无论这人是敌是友,先闭嘴总是没错。
两个半大的孩子躲在树下的阴影里,躲过了追踪。
待最后一个人也跑远了,那人才长吁了口气:“你干嘛呢?夜楠村的?你家大人没告诉你不能来这里吗?”
黄少天见这人不是敌人,便变回了话唠:“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黄少天。谢谢你救了我啊!话说你怎么在这里?也是私闯的吗?那你还说我!”
 “我叫叶修,本来就是宅子里的人,哪来私闯一说…”
黄少天顿时脑子短路:“哈?那你还救我?”
叶修瞥了他一眼:“有你这样对救命恩人说话的吗?再说了,我是溜出来玩的,正好碰到你才救你一命。”
 “我本来就反对隐居什么的,搞得那么神秘,还不允许人私闯,不是很讨厌吗。”
黄少天借着照进山中的月色细细观察着叶修,长得挺俊秀的男孩,就是脸胖了点。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实在太漂亮了,不是死气沉沉的一潭死水,是沉着的,但眼底深处又藏着希望。
 “……哎,叶修,你能不能送我出去?我迷路了。”
鬼使神差的,明知怎么走出去的黄少天,对叶修撒了谎。
 “好啊。”叶修丝毫没有怀疑,爽快地答应了,反正他也不想这么快回家。
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路交谈着,往山下走去。
Part 4
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里,黄少天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愣了几下,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他去了夜楠山?然后安然无恙地躺在这里?!
哦对了,因为他遇见了叶修。
最后叶修跟他说什么来着?
 ——“永远别再来夜楠山了,尽管我很讨厌这套规矩,但我的族人可喜欢它了。”
黄少天抬着头问他:“那你会来找我玩吗?”
 “恩…如果我能下山的话。”
黄少天从床上跳了下来,他想起今天是大节的第二天,街上还有活动。
而叶修,就被黄少天放在了昨天。
Part 5
叶修五岁开始学医,十一岁就跟着父亲出诊凑热闹,十五岁开始独立出诊。
由于家中世代是医学世家,加之叶修天资聪慧,在夜楠山也有些名气。
但也仅限夜楠山,谁让夜楠山人一辈子里,除非特殊情况,出不了山呢。
夜晚很静,叶家宅子的灯光悉数灭了,只剩下屋檐下几盏灯笼幽幽照亮夜色。
守门的族人都睡着了,东倒西歪靠在门口,巡逻用的提灯也扔在地上歪向一边。
厚重的夜色里,没有人注意到有谁正背起行囊,溜出了夜楠山。也没有人知道,明天叶家会是怎样鸡飞狗跳的场景。
叶修紧了紧行囊的背带,连夜下山赶去,待他到了山下的夜楠村,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这一天,叶修十六岁了,他逃出了夜楠山。
叶修的看诊不愿局限于夜楠山,他要去往从未见过的远方。 

Part 6
秋天来了,这是黄少天在夜楠村度过的第二十个年头,他没有再去过夜楠山,也没出过夜楠村。
每天翘着二郎腿在院后度日实在无聊,但病中的黄少天不仅不能出去,连在村里找点活赡养年迈的老父老母也做不到,还要父母为他四处寻医,赚钱。
黄少天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为自己的没用而痛恨,却又无可奈何。
简直要疯了,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两年了。
眼见的太阳又快要落山了,黄少天从躺椅上起身往家中走去,上了三层楼梯,刚跨过木质门槛,就听见父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概是下班回来了。
 “少天!”
他回头望去,却看见一人带着高高的帽子,身上的长袍分明是医者穿着,晚上却配了一枚长剑。
 “我们带了一位医生回来,快让他看看你的病。”
待医者走近,父亲才为他两正式介绍:“叶秋先生,这是黄少天,我的儿子。少天,这位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叶秋医生。”
叶秋抬了头,摘了帽子,看了黄少天一眼,不多言语,反勾起了一抹笑:“少天是吧,来描述一下病症吧。”
黄父退了出去,为叶修沏茶。
黄少天看着叶秋的脸,久久地震惊,世上怎有如此相似的二人,表情,动作,气质,都跟那年在夜楠山上偶遇的少年那么相似。
哦,对了,那个少年叫叶修。
于是黄少天没有描述自己的病症,却问叶秋:“你和叶修什么关系?”
叶秋似乎有点吃惊,很快又轻笑起来。
 “少天大大记性真好,还记得我啊。”
黄少天瞪大了眼。
 “我就是叶修,怎么样,够信守承诺吧,下山就来找你了。”
 “虽然这方式并不愉快。”
Part 7
叶修为黄少天看诊后,开了药,便告别了,并与黄家约定五天后再来看诊。
黄少天想起叶修为他看病时的对话。
 ——“你这病,能治好。”
黄少天摇了摇头:“你也可以不必安慰我,两年来多少名医,都只得摇头。”
叶修呵呵呵地笑了笑:“他们当然治不好。”
黄少天投去了疑惑的眼神:“为什么?”
叶修神秘一笑,摇了摇手指,眼神中颇有几分玩味:“因为啊,他们不知道那个药引。”
 “什么什么!!什么药引!!”黄少天不死心地追问。
 ——“不告诉你。”
黄少天想起叶修的微笑,心中不由暖融融的,他唇角勾起的弧度那么漂亮,也勾起了黄少天的嘴角。
不知怎的,这故人相见让黄少天高兴不已,生病后就没怎么吃饭的黄少天,今儿吃下了整整一碗。
不过高兴的情绪在吃药时就戛然而止。
药是正常得很没错,依然是甘苦的味道,可这药引……
 “妈!我的袜子怎么放锅里烧了!?”
黄妈妈正洗衣服,从院外探了个头:“啊——啦,那是药引子哦,用你的臭袜子当卤包,往里面填猪舌头,一起卤,现在正在锅里炖呢!”
黄少天傻眼。
用臭袜子,炖猪舌头?!叶修在逗我吧?!?
妈!妈你被骗了!他一定是逗我们的!!
心如死灰的黄少天在妈妈爱的目光下流泪吃下了药引子,喝了中药。
叶修你等着。
Part 8
又是一年秋天,凉风赶走了夏天的热浪。
叶修踏进黄少天家的院里,还没进屋呢,就在躺椅上发现了黄少天。
黄少天一见叶修,也从躺椅上蹦了起来:“叶修!”
见黄少天起来,叶修便毫不客气地躺下了。
 “……叶修你起来!”
叶修捂住了耳朵:“黄少天同志,我是来跟你说正经事的。”
 “你看你的病也好了,我的荷包也鼓了……”
黄少天听着,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慌张:“所以呢?”
 “所以我要走了。”
叶修望向黄少天家门口的大树,他第一次来到黄少天家时,这树的叶子也是黄色的,金灿灿得可爱。
黄少天的心咚地一下,说不清是怎样的感情涌上心头。
他知道自己喜欢叶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明知道是一段不可能的感情,叶修走了反倒好,他却仍心存侥幸。
好难受啊,你不要走。
叶修像关爱一个后辈一样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找份好工作,找个好姑娘,快快乐乐过一辈子吧。”
黄少天扯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这是你说过最有良心的话了。”
叶修向他挥了挥手,就头也不回地向院外走去。此时正值正午,太阳灿烂得很,叶修的影子全汇聚在了脚下,形成一个圆圆的黑影。
仿佛是,连影子也不愿意留恋这里。
Part 9
叶修离去已有三年,二十一岁的黄少天在院内练武,门外经过一个糙汉,往里探了探头。
 “是黄少天吗?”
 “是啊,你是谁啊?”
他叫来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插着腰一直打哈欠。
 “我是魏琛,叶修托我给你点东西。”
叶修?
一听这两个字,黄少天顿时精神起来了:“他在哪里?”
 “他在铜湖镇,东西给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说完,魏琛就往外走,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什么。
黄少天拆了东西,一看,愣住了。
是他生病时炖猪舌的臭袜子,现在上面竟还隐隐闻得出一股卤香味。
不过一念之间,黄少天心中已下了决定。
Part 10
 “我赌十块!”
 “才十块!你这人真小气!要赌就赌一百!”
 “哈哈哈兄弟,还是你够豪气!”
 ……
叶修戴着高帽,在酒店端着茶喝,看着其他客人个个饮酒如水,他只是感叹,这喝酒的世道啊……
他从衣袋里掏出几块铜板,往桌面上一敲,人便起身走了,顺手脱了高帽提在手上。
还没等他踏出酒店,就听到有人叫他。
 “叶修。”
是很熟悉的声音,声音里的情绪复杂到让叶修不愿多想。
叶修回头,果然看到了黄少天。
 “哎,少天,好久不见,收到我的臭袜子没有啊?”
不想,黄少天没有想往日那样急得哇哇大叫,反倒认真地看着他。
 “叶修,你还回去吗?”
叶修踹了踹脚下的石子:“不知道,反正目前没有打算。”
 “那我也不回去。”
叶修笑了:“你连漂亮媳妇都没找到,跟我闯什么江湖呢?”
黄少天心说,媳妇不就在这吗。
可他口上却说:“你不也没有?不管!反正叶修你给我开那么难吃的药,也得给我点补偿不是!”
叶修挑了挑眉。
 “一起走吧,闯荡江湖!”
叶修呵呵一笑:“怕了你了,爱跟就跟吧。”
黄少天分明看到叶修眼角的喜悦。
眼睛从不骗人。
后来,江湖上传,有名神医名为叶修,他有一同伴叫黄少天,是名武功高强之人。
据说,无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他们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还有人说,他们来自神秘的夜楠。
又有人说,他们两人其实是爱人。
至于真相如何,只有叶修和黄少天知道啦。
 -END- 

5361字!说!崇拜我!这么魔性的题啊!【你闭嘴

好了我写完了,去赶联文。

感谢大家的观看!!

最后宣个群:467578998 [标题作文别跑你怕了吗]

评论(14)
热度(47)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