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子

【赤黑】签纸

【赤黑】
『锲子』
黑子从梦里转醒时,大约是02:48分。
电子钟上的荧光数学在黑暗中幽幽地闪着光。
他翻了个身,又阖上眼,试图再次让自己沉入睡眠状态。
意识越发模糊不清,黑子感觉自己似乎梦到了什么曾经发生过的事,梦里的自己身着和服,与身旁同龄的少年相谈甚欢。
……
次日的黑子抓着脑袋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梦里的内容,只是依稀记得有一抹炫目的红色在梦的世界里荡漾开来……
『壹』
每个人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癖好,而这些癖好又往往无伤大雅。
至于黑子,他的怪癖则是喜欢往存钱罐里投入新年参拜后求来的签纸。
今年已满24岁的他也一如既往地摆着一张面瘫脸,随着人流在新年庙会里穿梭,等待钟声敲响许下虔诚的愿望。
他缓缓地挪动着步子,观察着每个人脸上不同的表情。
有羞涩的高中生情侣,有面带平静微笑的老人,有牵着调皮孩子的父母,有嬉戏打闹的少女……
观察人类的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他这么想着,眼神又不自觉地到处乱晃,最后把目光移向了路旁排了两排的小店。
章鱼烧丸子串甚至还有麦芽糖的香味四处飘散,激起人们的食欲。黑子感觉到了饥饿。
的确,他从晚饭后就没有再吃东西了。
于是他果断地走向了卖章鱼丸子的小店。
付好了钱,黑子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
他一面听着炸丸子发出的“滋滋”的声响,一面望着店子里挂着的红灯笼若有所思。
还有40分钟。
40分钟后又是新的一年了。
黑子笑了笑,望向了漆黑无边的夜空,又放任自己进入空想状态。
在章鱼丸子店门口,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午夜十二点,面前是川流不息的人群,空气都洋溢着新春的喜庆。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
站着感觉有些累了,黑子便拉了一张椅子,就这么在小店门口坐下来,看着章鱼丸子持续放空。
回想自己走过的24个年间,最开心的大概要数国二那会了。那个时候奇迹的世代还不是四分五裂的,每天的生活在学习与训练中交换却不觉得累,只是有着满满的充实感。
国二时自己还未步入世俗,只是和一群各有特点的强大同伴一起努力着,为梦想而奋斗。
想到从前挥洒汗水,为目标奋斗前进的日子,黑子不由地弯了弯嘴角。
除了训练以外,也有发生很多有趣的事呢。
那年的新年庙会,还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贰』
十四岁的黑子正在家里吃着团圆饭,满桌子的传统菜肴让人应接不暇。
黑子的旁边坐着他的父母,三人盘腿坐着围在一起,一边听着电视里的新闻歌舞,一边享受着美食。
他吃到一半,突然有谁打来了电话。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黄濑君]三个字,黑子按下了接听键,并很有先见之明地将手机远离耳朵。
果不其然,手机里传来黄濑充满活力的大叫。
“小黑子~!”
待他说出自己的名字,黑子才把电话放回耳边,对黄濑道了声新年快乐。
黄濑也十分有礼貌地回了一句新年快乐,随即才转入正题。
“小黑子的话有没有兴趣来今年的新年庙会?”
“嗯……我没什么问题。”
“那太好了!小赤司说今晚十点,庙会正门见哦!”
黑子恩了一声挂掉了电话,又继续解决碗里的剩菜。
第一次被朋友约出去参加新年庙会,说不兴奋是假的,黑子的心里的确有点小兴奋,默默开始期待起几个小时后的见面。
若是十点要到的话……九点半就要出门了,步行大约二十分钟,赤司君不喜欢有人迟到。
黑子这么想着,起身回房想做一会作业。
当时针终于指向九与十之间,而分针也乖乖停在了二十,黑子跟母亲打了一声招呼,正欲出门,却又被母亲喊住了。
“小哲是要去庙会吧?去庙会怎么不穿和服?来来来快过来,这里有帮你准备一套哦!”
黑子黑了半张脸,几乎是被半强迫地穿上了和服,母亲一脸开心地夸赞这身即合身又清爽不拖沓。
捣鼓了一翻后,分针已经指向了数字九,黑子这才顺利迈出了家门。
一路上小跑过去,用通俗不雅的话来形容一下黑子的感受,他大概会选择青峰时常挂在嘴边逃避训练的一句话——累成狗了。
即便黑子一路小跑累成了狗,也不能改变他成功迟到了的事实。
他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瞄着赤司的表情。
没有生气……吧?
“对不起,赤司君,我迟到了。”
赤司走过来拍了拍黑子的肩,道:“没事,下次注意就好,现在快点跟上,青峰他们已经进去了。”
事实证明黑子不怎么自信的判断是正确的,赤司今天心情很好,完全不计较他的迟到。
他默默松了口气,跟上了赤司的步伐。
『叁』
一年一度的新年庙会,今年也依旧是热闹非凡。
各个摊子前都挤满了人,热闹的气氛使人的心情也变得喜气洋洋的。
黑子默不作声地听着黄濑和青峰吵闹互掐,忽然想充满恶意地出言打断,毕竟这两人吵起来真的是要人命的。
这么一想,黑子坦坦荡荡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就开口道:“那边有捞金鱼,你们有兴趣吗?”
青黄二人停止了互掐,立刻嚷嚷着要以捞金鱼来一决胜负,又有些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瞟向了赤司。
赤司有些好笑地点了点头,自己真有这么可怕?
于是五颜六色一行人浩浩荡荡杀进了小店。
老板是个年纪稍大的大爷,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黑子搬了张凳子便坐下了,没捞一会,赤司也坐了过来。
黑子向他投去疑惑的眼神,他只是笑着摇摇头:“那边太吵了。”
黑子没说什么,手上动作却没有停下。
小店里的灯笼投下暖暖的光晕,散在地上。黑子抬头看了看身旁的赤司,正十分专注地捞着金鱼。
赤司的目光凝聚在水池里,神情专注,似乎把捞金鱼也看做了大事一般认真对待。
赤司君,的确是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呢。
黑子看着有些愣神,直到赤司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怎么了吗?”
“不,只是觉得赤司君做什么事都很认真。”
“嗯,是啊,我认为做什么事都要尽量而为呢,无论是为了胜利还是为了完美。”
完美……
赤司君你想把池子里全部的金鱼捞光才算是完美吗。
黑子用充满吐槽欲的目光看了一眼赤司那鱼挤鱼挤死鱼的小桶。
黑子又捞了一会,直到所有的鱼都要鄙视他的捞鱼技术了他才罢手。
“我要结账了,你们好了吗?”
“好了哟好了哟!我也一起结!”
黄濑闻言便高声答道。
其他人也先后结账,几人离开了小店。
虽说是新年,可天气却是最寒冷的时候。冷风嗖嗖地钻进脖子,使人感觉全身发寒。
老天可不是看人脸色吃饭的,反过来,你还得看他脸色吃饭。
今天是新年又怎么样,该冷还不是照样得冷?
黑子缩了缩脖子,叹了口气。
“我去买碗姜汤。”
说话的声音随着一团团白气一同消失。
没过多久黑子捧着一个一次性小碗又晃了回来,碗边浮着一层白气。
“回来了?那么现在去求签如何?”
赤司清冷的声线在热闹的环境里略显得突兀。
『肆』
于是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向求签处出发。
虽然庙会里到处挤满了人,但在这十一点钟的时候,大家却是都涌向了大钟的方向,在那路上吃吃喝喝等待着钟声的敲响。
这么一来,来求签的人反而是显得少了些。
黑子抱起签桶,哐哐地摇了几下,掉出张小纸条。
今年黑子摇的是学业,毕竟快要国三了,学习也日渐紧张起来。
黑子捏着纸晃悠悠地跑去找对应的签文,认真地对着号码。
他找到自己的签,折一折塞进了包里,又听到后面哐哐直响的摇签声。
随后他转身,眼里便映入了一抹绚烂的红。
黑子偏身让了让路,擦肩而过时,赤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哲也,交换签纸怎么样。”
黑子的脚步顿了顿。
“为什么?”
“留个纪念吧。”
黑子默然,最后点头的时候,赤司已经在离他挺远的地方对签了。
赤司君,太自信了吧,怎么就认为我一定会答应……
黑子坐在附近的台阶上发呆,想着今年签纸上的签文。
平实无澜。
平淡充实,没有波澜起伏吗……
应该也挺好的吧,对于学业,稳定就好。
赤司望了望台阶上发呆的黑子,翻起了自己的背包。
啪嗒、啪嗒。
圆珠笔弹出笔壳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一片人声中。
没一会,赤司收起笔,把签纸折得四四方方,准备和黑子交换。
十一点半,附近一些不耐烦的人家已放起了第一声礼花。
在空中的炸裂声显得并不突兀,反而为本就热闹的气氛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赤司在黑子身边坐下,把自己的签纸递给黑子。
作为交换,黑子也递出了自己的那份。
顺便,他迅速地摊开赤司那份瞄了一眼。
上面的大字用方正的粗体印的十分大气。
健康。
黑子没多在意,折了折放进了包里。
『伍』
帝光中学国二的男孩子们还是精力充沛的,充沛到一种过剩的地步。
他们年轻热血,对传统似乎没有什么观念,因此对于在哪里听到钟声敲响似乎都觉得挺无所谓。
比起在大钟旁被声波震得死去活来的,他们更愿意在吃喝时等待钟声,迎接新的一年。
于是在某家章鱼丸子店,一堆五颜六色的脑袋毫无规则地分散着,他们大部分在吵闹或是思考,当然,也有认真等待食物和享受食物的吃货大大。
他们只是在漫无目的地闲扯和望天,这看似尴尬的气氛实际上却和谐的恰到好处。
“咚——!”大钟敲响的第一声,他们嘴里还叼着刚出锅的……
章鱼小丸子。
接着是惯例的,零点之前要敲响107下。
接下来的106下的时间里,他们看着漫天的烟花,嘴里也完全停不下来。
黑子安静地咀嚼着食物,默默地许下了心愿。
新的一年,也希望能顺利地过去吧。
“赤司君。”
黑子许完愿,似乎是对未来抱着美好的期待,轻轻地叫了声赤司。
“嗯。”
“你说,十年后,大家还会有这样好的感情吗。”
“……”
赤司只是沉默。
下一秒,随着空中最灿烂的那朵烟花绽开,第108下钟声也随之敲响。
漫天的绚烂色彩,炽热的光芒似乎要把一切吞没。烟花散开的图案多姿,迷了人的眼。悠远的钟声留下很长很长的回音。
连赤司的回答也一同吞没在这绚烂中。
“会的,十年后也会在这的,哲也。”
烟花散尽繁华,十年后的今天,黑子仍未听到回答。
『陆』
24岁的黑子手里揣着章鱼小丸子的包装盒,呆呆地望着天空。
冷风钻进他的衣领,他终于一个哆嗦回过神来。
盯着只剩一个丸子的盒子,黑子决定把最后一个也一起吃掉。
嘴里嚼着丸子,脑里还不住数着。
34
35
36

107
“108。”
最后一个数字黑子低声说了出来,很快沉没于悠远响亮的钟声中。
他静静地看烟花绽放,一直到感觉肩头一重。
他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声音。
那人的声线清冷好听。
赤司的声音再次沉没在喧闹之中,但这次黑子却听到了。
他附在他耳边低语,语气都染上些许笑意。
黑子还沉浸在不可思议的重逢之中,张口问了两句,有些木然的转头。
鲜艳的红色映入眼帘,他看见他已变得棱角分明的脸,眼也变得狭长。
几年的时间,足以把丰润的少年修饰成锋锐的男子。
黑子感觉眼眶有些发热,或许是感动吧。
岁月的流逝划在昔日少年的心间,在今天看来都多了一股怀旧感。
赤司身后的人越走越近,熟悉的吵闹声钻入黑子的耳朵。
黑子笑了。
或许时间总是把一些人一些事洗刷得不一样,总是把一些感情变得生涩乏味,但还有一些羁绊不曾改变。
他们在新年的钟声中,又一次一起迎来新的一年。
『柒』
“哲也,十年了哦。”
『尾声』
“赤司君,今年我还没有求签呢。”
“是吗?那明天一起去吧,今年也交换如何?”
“好的。”
黑子遇到赤司后,久未重逢的两人愉快地聊着天。
“对了,哲也,上次给你的签纸,你有认真看过吗?”
“……好像没有。”
“那回去以后看一下吧。”
“嗯。”
赤司看着黑子认真的面瘫脸,接受了黑子拿到签纸十年之久完全没有看一看的想法的事实。
回到家的黑子翻出了装签纸的储钱罐,一股脑把几十张签纸倒出来,翻出了赤司的那张。
签纸上的健康二字大气依旧,可上面的圆珠笔字迹却有些模糊了。
原来这里是有字的吗……
黑子看完那串字迹,面瘫脸都要崩塌了。
“偶尔也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啊。”
END
呕藕生日快乐!!迟了这么多天真是抱歉……写的大概不算好…有bug请提出√

评论(5)
热度(29)
©飒子 | Powered by LOFTER